醉蓝桥

CP@FOREVER_笙箫
主叶蓝
只要有写的文就不会鸽,但是写文更新频率不会很高(一般周更,大考前停更一个月左右)所以要等我(๑•̀ㅂ•́)√
臣服于沉重的study事业无法拔身

希望能陪他们到最后


【叶蓝生贺】我在点头

河河生日快乐!!!赶着今天的小尾巴

正文:

  在许久之前,有个第十区。


  那时候,有人人皆知的十区“魔头”君莫笑。


那时候,有个蓝衣小剑客,在十区进行开荒。


那时候,小剑客不知道君莫笑就是叶秋大神。


但是在小剑客知道的时候,那个身影已经走向了已经渐行渐远,要回到自己应该站在的位置去了。


在小剑客感到内心空荡荡,仿佛少了什么的时候,大神已经踏上了职业战场,对手——再也不是这些网游中所谓的精英了。


“……”


“……为什么最近总是梦到十区的事。”


蓝河扶着额头,内心感到莫名的烦躁。


蓝河一把掀开被子下床,看了一眼床头柜,摸了一根烟去了阳台。


“啪嗒”


烟被点燃了,蓝河却没有抽,只是让它微微燃烧着——就仿佛“缘”,快要燃没了。


早晨五点了。


是日出的时间了。


那一轮红日终会升到自己该在位置,发出耀眼的光芒,光芒照着许多人,温暖了许多人的一岁又一岁,而自己也只不过是仰望着那耀眼光芒的其中一个普通人而已。


蓝河掐了烟,又瘫回了床上。


这到底是一份怎样的感情?


“………………………”


“君莫笑!!!!!!!!!”


蓝溪阁俱乐部里传出了惊天动地的吼叫声。


“大神,麻烦你收下留留情,蓝溪阁最近颗粒无收,我都做了好几个晚上的梦了!!”


蓝河正在神之领域带团抢野图BOSS,在最后关头兴欣又来搅局一下子把仇恨拉了过去。


此时蓝河正对着麦对君莫笑的行为进行抗议。


“野图BOSS,不就是用来抢的吗?”


“……”


蓝河差点被一句话噎死。


这不就是自己当年第十区打血枪手时和叶修争论时他回的话吗!!!


“……服气服气,大神你总是能噎死我,拿你一点办法也没有。”


“哪儿能啊?彼此彼此。”


叶修笑道。


难道你不也是吗?


叶修靠在椅背上,看了眼小日历上用红圈圈起来的日期——还有五天。


后面三天,蓝河总是一回家就瘫。


太累了。


怎么办啊,那份爱意,我已经快要装不下了。


今天在野图又被抢后独自一人在千波湖掉掉鱼泄泄闷,却好巧不巧车前子带着中草堂那帮在千波湖晃啊晃,结果看到蓝河就打上了。


蓝河大骂无耻,哪怕是精英,也抵不住这么多人啊!!!他又不是君莫笑!!!


这时,一把大伞出现在视野里,那道花花绿绿的身影映入眼帘。


糟了,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最要命的是他本以为叶修是随口一说,结果真的一个电话隔着半个地球打了过来。


为什么?


你要我怎么放置我的心。


它已经要装不下了啊。


蓝河生日那天,下着绵绵细雨,朋友们本来说是要去给他开praty,但蓝河太累了,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算了。


蓝河一回家,就大字型瘫在了床上。


“你有喜欢的人吗?”


蓝河回想起了两人昨日在千波湖边叶修问的话。


有啊。


是叶秋大神。


是叶修。


是你啊!!!


悬在嘴巴边的最终没有说出口通过耳麦传到对面。


但是那份感情,已经要溢出来了。


蓝河摸起了手机,在联系人里看着那个号码久久按了拨打,却又一次次取消。


终于,蓝河颤着手指,按下了确定。


终于,对他的爱慕,已经装不下这颗心房了。


“大神。”


我可以,向你倾诉这份快要满溢出来的爱吗?


“我喜欢你,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


蓝河的声音一直在抖,拿手机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


他从没这么直白的向人坦率自己的内心。


他从没有过这么大的勇气。


他也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害怕过。


害怕。


害怕这话说出口,甚至连朋友都做不成。


良久,电话那头叶修一直都没有回话。


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回我话?


难道有这么讨厌吗?


蓝河感到眼眶酸酸的,但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在干嘛呢?”


“我吗?”


电话里穿来一声轻笑。


“我在点头啊。”


END.





【叶蓝】活下去 一

ABO

末世paro

雷者慎入

如果存在看不懂,或许可以放设定,但后文会有解释

正文:

  3035,世界发生变乱,许多人因感染问题不断死去,甚至有严重的传染性。

  蓝河依在窗边,外面的凉风吹进来,把他高高扎起及腰的蓝色马尾吹的轻轻摆动。

  “二笔,大春那儿有消息吗?”

蓝河甩着抵挡感染者房间的钥匙,漫不经心的问了句。

“没有……”

“神之领域那儿现在想想也知道够呛。”

笔言飞滑着鼠标,浏览着最新情报。

蓝河叹了口气。

“现在敌建者的状况有所缓解,但是感染症状却是一点也没有消逝。”

“哎,也还好我俩都是Beat,现在军队中的Omega也真是不容易。”

笔言飞看着电脑叹了口气。

“也是啊……”

蓝河揪紧了衣服。

他从分化之前,就想要成为军人,一直期盼着不要分化成Omega。虽然最后是Beat,并不是蓝河所期盼的Alpha,但蓝河也比较满意了。

“也是啊,那帮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分会第十区的会长竟然让一个Beat来!!”

此时,门被人嚣张的踹开了,迎面走来就是一个满脸痞气的人。

蓝河的眉头一下子就皱起来了,笔言飞脸上也有不愉快的神色。

“绕岸,会长又不是全靠蛮力当上的!”

杨岸柳不屑的“嗤”了一声。

“我还没怎么着呢,急什么。”

“蓝桥,现在去通讯室,喻队那儿有任务。”

“好。”

蓝河把马尾梳了一下一下,直接越过杨岸柳走出办公室。

“蓝桥,其实你做过Omega也……”

在他将要走出去的时刻,杨岸柳的手抚上了蓝河的头发。

却不料到,蓝河从刚才一直握紧的拳头一下子就失了控似的砸向杨岸柳。

“你不满我,也没什么。”

“但我是军人,不要用你的自以为是玷污我!”

扔下狠话,蓝河就甩着长马尾走了。

TBC.

大概是长篇,第一次写这种类型不足请指出

因为不是周末,所以比较短小,但是短小的信息里要承接后文

鹤楚刑:

每个冷圈太太都超棒的!为什么每个人只有一个小红心和小蓝手,否则我屏幕给她戳爆

鹤山:

给您的小红心绝对是超爱您!!!

江屿:

被暖到了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当你点开我的主页时会发现少了许多文

不是删,是锁👌

最近严查,要躲👌

希望理解,风头过去后会再放出来的🙏🙏🙏


emmm有时间我想弄合集


看文会方便一点


【叶蓝】囤瓜子

@叶落归蓝 染染给的建议!!!

这篇算是一个系列

会有连贯关系

暂时TBC

正文:

  外面雨滴啪嗒啪嗒的打,里面时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一。

屋里只听到有细细碎碎的声音,貌似是什么小巧的东西跑了过去。

  最后悄咪咪回到自己的笼子里,“啪嗒”一声关上笼子门。

小东西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悄咪咪从自己暖烘烘的垫子里磨出了一颗瓜子,“咔吧咔吧”啃了起来。但是他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后面一张勾起了微笑的脸。

早晨,小仓鼠还趴在小笼子里睡着了,一个人打着哈欠从屋里走了出来。

“这习性……”

叶修无奈的摇了摇头,感叹仓鼠这种早上睡觉夜晚活动的习性。

“……这家伙昨晚偷偷摸摸在干什么呢”

叶修伸出手往小毯子下面摸了摸。

卧槽

一堆瓜子儿。

“腿伤没好全瞎折腾什么呢……”

叶修摸走了大半部分的瓜子,顺手一个电话打给了苏沐橙。

“那个,沐橙啊……”

“仓鼠还有囤瓜子儿的习惯吗?”

“啊?叶修你不知道吗?”

苏沐橙电话那头正在喝着茶,差点一口喷出来 。

“你已经养了蓝河快一个月了!”

叶修是在一个下雨天捡到它的,那时候小仓鼠正缩在墙角的小角落里瑟瑟发抖,一旁还有血迹。

叶修看着小家伙挺可怜的,就捡了回家。

兴欣的几个女孩知道之后再第二天叶修还没醒彻底的时候就抠响了门。

在苏沐橙问起名字的时候,叶修挠了挠头,说,叫蓝河吧。

在苏沐橙歪着脑袋问为什么的时候,叶修笑了笑说,名字听着挺舒服的,而且那天下着雨。

“呃……估计这两天他腿差不多要好了,就开始乱跑了,这两天一直有听到有声音,昨天起来看了一下,看见蓝河在四处跑。”

“……叶修哥,仓鼠有囤东西的习惯,而且特别喜欢吃瓜子。”

“哦,谢了。”

说完,叶修就挂了电话,转头看向了小仓鼠。

小仓鼠的背一起一伏,睡的很安详。

不对。

叶修忽然感到了有什么不对劲。

我昨晚锁了门啊,为什么他会跑出来?

小家伙不简单。

叶修想了一会儿,就进房间打荣耀去了。

刚挂完电话的苏沐橙打了寒颤。

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他不要乱动仓鼠藏的东西。

晚上七八点左右,小仓鼠醒了。

东张张西望望,把“邪恶”的小爪子伸向了毯子下面。

嘎?

仓鼠蓝蓝惊了。

小仓鼠生气的一拍爪子,叫了一声。

“哟,起来了。”

小仓鼠的眼刀“唰”的就往“始作俑者”那里扫过去了。

“别啊,我跟你又没仇对吧?不用这么瞪着我。”

叶修蹲下来戳了戳小仓鼠的耳朵,却被愤怒的河河立马一爪子拍掉了。

“别这么凶吗,是我把你捡回来的。”

“小家伙,你昨晚,是怎么出去的?”

原本还在生气跺脚转圈圈的蓝河瞬间就僵住了。

一双黑豆豆似的小眼睛直直的盯着叶修的眼睛,身子前的小爪子不断的颤抖着,看起来像被发现了什么大秘密,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恐惧。

叶修看着蓝河这幅模样,对自己的猜测也有点底了。

“有什么为难的,说出来呗。”

叶修说完后就转过了身,回到书房里去了。

……

小苍鼠脱力的瘫了下去。

半夜,小仓鼠没有听到键盘打击声时,又偷偷摸摸打开了笼子,去抓茶几上的瓜子儿。

然而偷偷啃几颗,就缩在角落里睡了。

但是时针滴滴答答走了十多个小时,他醒来的时候,摸一把毯子,总是没剩几颗瓜子儿。

河河生气了。

河河想咬人。

蓝河不再管叶修睡没睡,直接把笼子打开了,还没跑几步,就被叶修揪着了。

“小家伙,腿伤没好全,别乱跑。”

叶修把小仓鼠放在手心里,清晰的感受到了软软的皮毛下正在微微颤抖着的脉搏。

唔……原来仓鼠这里摸着这么舒服啊。

叶修把他放回了笼子里,又忍不住揉了揉他的毛。

!!!!!

小仓鼠一下子了,立马站了起来,就差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

然而在看到叶修似笑非笑戏谑似的脸上,火气顿时上来了,小爪子揪紧了下面垫着的毯子,赌气似的转过了身,留给了叶修一个毛绒绒的背。

“哎呀,别生气嘛。”

叶修见小仓鼠生气的转过了身,忍不住去戳了戳他毛绒绒的背。

“蓝河?”

“小蓝?”

“河河?”

叶修见蓝河一直不理他,就一直戳着他的背,变着法子叫他。

蓝河终于忍不了了,转过脑袋“哇呜”一口咬在了叶修的手指上。

“嘶……”

叶修皱了一下眉头。

蓝河估计也是懵了,愣在了原地。

或许原本就没打算咬他,只是一时气急而已。

叶修看了一下食指上的牙印。

还好,不深,没多大碍。

叶修再低头去看蓝河的时候,小家伙已经一团缩在角落里了。

毛绒绒的小背还一抖一抖的。

叶修感觉心里最柔软的一块地方被击中了。

“小蓝,乖,听话。”

“转过来,哥没事的。”

蓝河耳朵动了两动,才转过了身子。

他低着头,没有抬起来看叶修,叶修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黑色的小豆豆里泛着水光,两只小爪子颤颤巍巍,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别哭啊,小蓝。”

“哥不太会哄人。”

“动物就更不会了。”

小仓鼠愣了一下,也不管还在掉豆豆,立马一爪子拍了过去。

叶修抓住毛绒绒的小爪子。

“小蓝,我知道你不只是动物那么简单。”

“有什么事,告诉我好吗?”

叶修揉了揉蓝河还在一颤一颤的脑袋,说道。

小仓鼠犹豫了一会儿,慢悠悠爬出了笼子,爬到了地上。

小仓鼠还是有点犹犹豫豫的。

“听话,没事的。”

叶修默默了蓝河背上的绒毛,安抚道。

面前的小仓鼠终于慢慢变成了一个二十刚出头的青年模样。

脸上还挂着泪,腿上之前叶修给他包扎的伤口还隐隐约约有着红色。

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叶修忍不住想要捂心口。

蓝河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没有发出任何一个音节。

“怎么了?”

叶修说出这话后愣了愣。

“我靠……”

叶修难见的爆出了一句粗口。

“你不会……不会说话吧?”

难道成人了之后还不会说话吗?

面前的青年点了点头。

而且耳朵尾巴还没有能力收回去?!

叶修顿时有点晴天霹雳的感觉。

仓鼠蓝蓝应该怎么emmm有什么好梗吗??


【叶蓝】让我抱会儿就好

天冷了小甜饼暖身

注意保暖丫

正文:

  房间里回荡着键盘单调的打击声,还有一个声音的指挥。

  连着一个下午了,叶修却觉得莫名有些头晕。摘了耳机后想在桌子上微微趴一会儿。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来人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只是皱了皱眉头。

“唔,小蓝啊……”

叶修刚想说什么,额头上就贴上了一只冰凉的手。

叶修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见了蓝河抿紧的双唇,微皱的眉头。叶修抓住他的手,从额头上拿下来,滚烫的嘴唇微微碰了碰蓝河冰凉的手。

“乖,哥没事。”

“……”

信你我就见鬼了。

蓝河抽回手,反而捧起了叶修的脸,上面有不正常的红晕。

“烧这么烫,去休息休息吧。”

“只是有点烫而已,休息一会儿……”

“你不要告诉我你还要碰电脑,都这么烫了。听话,去躺一会儿。”

蓝河在叶修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像哄小孩一样哄到。

“那蓝河大大陪我吗?”

叶修站起身,估计是坐久了,刚站起来的时候叶修还明显晃了一下,蓝河连忙扶住了他。

“没事吧?哪里不舒服?”

蓝河这下急了,连忙问道。

“没事,只是坐久了。别担心。”

叶修捏了捏眼前人急切的脸颊。

有人关心,真的很好。

“……”

蓝河不由分说直接把叶修拖到床上,给他捂紧了被子。

“冬天了,多穿一点啊,别着凉了。”

蓝河翻身去找温度计给叶修含着,然后又去卫生间里洗毛巾。

“38.7”

“明天要再加一层棉花了。”

蓝河一边看着体温计一边给叶修敷毛巾,还不忘小声嘟囔。

躺在温暖的被褥里,叶修渐渐有了困意,过了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蓝河半趴在床边,看着叶修的侧颜。

“荣耀之神也有累的一天啊……”

毕竟大神在线下,也是一个普通人啊。

蓝河细细的数着叶修的睫毛,看着他因发烧而微红的脸。

“你以前在嘉世,都是怎么过来的啊……”

从懵懵懂懂第一次偶然见面,去了解这个人的生活,互相传达心意,到现在“老夫老妻”的同居,蓝河走入了叶修的生活,虽然对于电竞生活,蓝河和叶修都没有很大差别。

但是在自己还在大学里享受着生活时,一叶知秋的名号就已经打响了整个荣耀;在自己刚踏入这个圈子时,已经是叶修带领嘉世勇夺三连冠最辉煌的时候了;在自己无意间发出十八条好友申请,闯入那个人的世界时,却是叶修最低谷的时期。

“为什么没有早点遇见你呢……”

蓝河把毛绒绒的脑袋埋进叶修的双手间。

在叶修醒来的时候,就发觉手边有一个毛绒绒的神奇物种,还喷着温暖的呼吸。

他做了一个梦。

梦到之前在嘉世时,由于资金问题,冬天也不得不半夜里在冰冷的房间里不停的练习着。

那时只有苏沐橙会在晚上给他倒来一杯热热的绿茶。

叶修眨巴眨巴眼睛,才发现蓝河趴在床边。

“这家伙……”

叶修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脸。

“小蓝?小蓝?”

蓝河恍恍惚惚听见有人在叫他,迷迷糊糊睁开了眼。

看到叶修的脸时,明显愣怔了一下。

嘴角的那抹笑,像午后的阳光,照的人暖洋洋的。

过了一会儿,才猛的想起来。

“有没有不舒服!!!”

叶修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这小孩反射弧也太长了。

“笑……笑什么!!”

蓝河耳尖泛起了红色。

“没什么。”

叶修拉过蓝河,毛茸茸的脑袋塞进他的怀里。

有这么一个人陪着,真好。

“蓝。”

“谢谢。”

“嘎????”

蓝河懵掉了。

“没事。”

叶修勾起了嘴角。

“让我抱会儿就好。”

END.

有没有要QQ扩列的丫!!!!!

我想写文

我想补番

我想打游戏

可我要学习

论现实与梦想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