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蓝桥

CP@FOREVER_笙箫

吃的不一定都会写,但是不吃的一定不会写

相信在另一个世界里他们都会有个好结局

有情人终成眷属

写新cp要从又甜又小的小短片开始找感觉( ॑꒳ ॑ )

拿这个梗做番外我觉得挺好嘿嘿

【叶蓝ABO】秘密〔26〕【完结】

正文:
  叶修回宾馆的时候,并没有看见许博远。

  人反而是躲在阳台上的烟雾缭绕中。

叶修叹了口气,走过去把门打开。

果然是知道了。

“当年成天会挂着眼泪的小哭包都会抽烟了。”

叶修走近正在吞吐烟雾的人,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

“果然是你。”

许博远把烟在小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掐灭了。

他一转头,叶修就愣住了。

小家伙眼眶红红的,泪水不断在眼里聚起来,仿佛下一秒就要像断了线的珠子掉下来。

“说好永远会陪着我,你的承诺呢!!!”

“你当年就这样不辞而别!!!”

“骗子……大骗子……”

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他终于是忍不住了。

思念,委屈,还有埋在心里说不出的情感,一下子爆发出来。

叶修看着眼前的人眼泪珠子断了一般的留下来,瞬间就慌了,立马一把把人搂紧怀里。

“哎……小祖宗你别这样啊……以前那个总是追着我打的小剑客呢?怎么现在哭成这样?”

叶修伸手轻轻摸去许博远脸上的泪珠,就像以前一样——在他哭的时候拍着他的背安慰他,帮他擦干眼泪。

“我带你去个地方。”

“嗯?”

许博远胡乱的用袖子擦了把脸,就糊里糊涂的跟着叶修出去了。

“熟悉吗?”

叶修把许博远带到了一个小公园里。

“这……”

许博远环顾了一下四周,登时愣住了。

“十几年了,这个小公园还没有拆掉。”

“是啊。”

“那个小沙滩!我以前经常在那里堆东西!”

许博远指着一块给小孩儿玩的小沙滩,拉着叶修的袖子兴奋道。

公园里的好多东西估计是换了许多,但是小公园里岁月流逝的痕迹却还是存在着。栽着的银杏树已经从小树长大了,一旁的栀子树的花开的更茂盛了。

小公园记载着孩子们在他身上留在的痕迹,他带着这份童年,慢慢度过一年又一年。等他老了的时候,当年不懂事的淘气包们都已经长大了。

“小远,过来。”

叶修走到秋千旁,挥了挥手,示意许博远过来。

“坐下。”

叶修指了指一旁的秋千。

“蛤??你要干嘛!!”

许博远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双手用力,把秋千推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叶修你干嘛!”

“荡秋千啊。”

叶修一脸无辜。

“别别别,我自己能荡!!不要推!”

“不要。”

叶修难得耍了一次小孩子脾气,在许博远荡过来的时候又狠狠推了一把。

“喂!!”

“别这样啊小蓝,带你回忆一下。”

叶修挠了挠下巴。

“我以前好像没有推你做过秋千。”

叶修说着,从兜里掏出手机。

“来来来笑一个。”

许博远一回头

“咔嚓——”

一张照片定格了这个飘着银杏叶的秋天——许博远的头发并没有用发胶高高弄起,软软贴贴的垂在他的额头上,带着湿意的秋风微微吹过,吹乱了许博远的头发,吹起了叶修嘴角的笑意,吹乱了两人的心。

许博远用脚尖垫着地,让秋千慢慢停下来。

“叶修!!照片给我看看!!”

许博远顶着微微被吹乱的头发,跑到叶修身边凑长脖颈去看图片。

“喏!哥拍照技术不错吧!”

“为什么我头上有片银杏叶?!”

小兔子看了图片图片登时炸毛。

“现在都还有!这样挺可爱的。”

叶修笑着把许博远脑袋上的一片银杏叶拿了下来,放到他手心里。

“收好了啊,当哥的定情信物了啊!”

“哦,定情……什么?!!!!!”

许博远眼眶跟着脸颊红了。

他咬咬嘴唇,硬是不让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留下来。

“小时候跟我玩,保护我的哥哥是你。”

“嗯。”

“那个我发了十八条好友申请的大神是你。”

“嗯。”

“我的……”

许博远吸了吸鼻子,正要说下去,却被一把拽进了一个充满烟草味的怀抱。

“你的Alpha,是我。”

叶修轻吻着他的发旋,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你一早就知道了,这么多事,你瞒我到现在一直都不跟我说……”

叶修感到胸前一片湿润,把人抱的更紧了。

“我怕你接受不了。”

“这五年,我一直没有来找你,因为有些事情也不清楚,也不知道你在哪里。也找不到。”

“抱歉。”

“我……”

蓝河挣脱了叶修的怀抱,握了握拳。

“我那天或许不应该逃走的。”

“但是我知道自己被标记以后,我怕,真的很怕。”

许博远说着说着,声音又哽咽了起来。

“我很胆小。”

“嗯。”

“小时候,我很爱哭,你知道的。”

“我知道。”

“我的光芒很微小,远远比不上你。”

“但是你愿意接受这样一个我吗?”

蓝河笑着,泪水从双鬓间流下,他张开了双臂。

叶修勾起了嘴角,踏着步子缓缓走了过去。

“不管是网游里那个追着我打的小剑客 。”

“还是那个爱哭的小孩儿。”

“我都愿意。”

叶修紧紧抱住了眼前这个分别了十几年的人。

“那么,你愿意吗?”

说罢,叶修松开了许博远,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单膝跪在许博远前。

盒子里装着两枚男士戒指。

“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重新开始,好吗?”

“我……我当然愿意!你骗了我这么久!不以身相许怎么行!”许博远红着脸大声吼道。

“好嘞。”

叶修拿起一枚戒指,套在了许博远无名指上。

“还有一枚,帮我套上?”

“好。”

叶修站起身,轻轻挑起了许博远的下巴,把唇贴了上去。

叶修的吻蜻蜓点水一般,温柔的舔舐着许博远的嘴唇。

叶神的嘴唇,果然很软啊……

一吻尽,叶修牵住了许博远的手,十指相扣。

“小远。”

“嗯?”

“我要告诉你个秘密。”

“我爱你。”

END.

小剧场:

蓝:老叶老叶!你婚都求了这已经不算是秘密了!

叶:哎呀蓝你别这样破坏气氛嘛。

正文到这里就完结了,接下来就是番外里。目测会有好几篇,会有许多零碎的信息要交代。

番外有要点文的嘛!!!!

【叶蓝ABO】秘密〔25〕

@慧子silence 点的文
我回来填坑了
哎日更的flag有毒。。
发现其实我真的忙的要死……
正文:
  早上,许博远顶着一头乱发迷迷糊糊坐起来,还处于“我是谁我在哪”的状态。

  毕竟晚上被梦魇缠身,可不是什么好事。
 
一早醒来感觉自己的嗓子有点干哑,想要起来找点水喝,才反射弧长长的发现横在自己腰上的一条手臂。

而那条手臂的主人,似乎发觉有人在盯着他看,却丝毫不显尴尬,反而把人搂得更紧了些。

许博远大脑顿时当机了,为什么……为什么叶神会搂着我睡觉啊!!!

“叶……叶神……”

许博远试着挣扎着从叶修的禁锢中拖出身来,却没想到叶修一个死宅力气比他大那么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自暴自弃放弃挣扎,躺在了叶修身旁。

闲着没事儿干,又能这么近距离接触荣耀大神,许博远藏起的玩心又起来了。

他偷偷蹭过去,观摩着眼前的人的睡颜。

清晨的阳光调皮得偷偷从窗帘后面钻了出来,照的叶修的脑袋看起来毛绒绒的。

叶修的皮肤因为长期宅着,有点显得苍白;眼底下因为经常熬夜,有着一圈淡淡的黑青色,脸也有点菱角分明,估计是近来打比赛累的吧。

视线不断下移,到叶修微启的双唇,似乎隐约能看到里面粉红的舌尖。

正在“作恶”的小朋友“咕咚”咽了口口水,心“咚咚咚”得跳了起来。

妈妈呀,这个人好好看!

叶神的嘴唇,应该很软吧……

当许博远发现自己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吓醒了一半。

不行不行不行。

但随机又想到,反正大神也睡着,碰一下下,应该没事的吧?

许博远这么想着,心仿佛被什么牵着一般,不由自主的像他越靠越近,越靠越近——直到两人都微微错乱的呼吸相互喷打在对方脸颊上时,叶修颤抖着睫毛睁开了眼睛。

“……”

“哟,小蓝干嘛呢?一大清早偷袭?”

“没……没有!”

许博远被他这么一说,耳根子立即就红了,连忙起身否定。

“嗯哼?”

“你……你是一直装睡到现在吧?!怎么可能一醒来就那么……那么清醒!?”

“不然怎么让某人乖乖露出大尾巴呢?”

叶修笑着调侃道。

“我……不是!”

许博远红着脸还想争辩,可叶修却早就转移了注意力。

“哟,小奶牛的连体衣挺不错。昨晚忙着哄你没注意到。”

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不……这是我妈给我的!!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种衣服……毕竟买了也不能扔……”

许博远红着脸,眼神不停的飘来飘去,安安分分的跪坐在床上。

叶修立马翻身下床。

“哎??怎么了?”

蓝河看着叶修的背影一脸懵。

“OA相处的时候,你不觉得应该谨慎一点吗,小蓝?”

叶修微微转过身,瞳孔中微微露有兽性一般的危险。

蓝河挠着头,并没有给予回答。

叶修进到洗手间就打开了花洒,一个omega就穿着这种连体衣在你眼前,换做谁都控制不住的吧。

更何况是自己喜欢的人。

那样子过于可爱了,Alpha的占有欲一下子就暴露了出来。

不想再丢失他,想要紧紧的把他锁在身边。

叶修呼出了一口气。

他披上浴袍,刚开门的那一刻,许博远正
脱了小奶牛的衣服露着白花花的脊背在穿衣服。

“……”

“嘭”!

浴室门又关上了。

“一大早叶神这干嘛呢?”

许博远小声嘀咕着。

半个时辰之后,叶修总算是洗漱好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小蓝!”

嘴里塞的满满的,腮帮子鼓鼓的人默默回头看了眼。

这一看叶修乐了。

“哎你说你怎么这么可爱。”

叶修戳戳他的脸。

“……”

许博远费劲的咽下嘴里的东西,指了指旁边另一份早点。

“给我带的?”

“嗯”

“谢了啊。啧啧啧,小蓝不愧是贤妻良母。”

“没有!!!!”

叶修吃完早饭后,看着某人正翘着腿在打游戏。

“小蓝。”

“帮我做件事儿呗。”

“嗯?”

“帮我把队服洗一下,我有事儿去。”

“…………感情你还真把我当保姆了啊?!”

“哎哎哎别急啊,五天工资还没给你呢。”

“……”

蓝·小保姆·河无奈,只好下床拿衣服。

“哎叶神你口袋里鼓鼓的,东西能拿出来吗?不然洗了就都废了。”

“行。那我走了哈。”

叶修说完,就打开宾馆门走了出去。

许博远开始掏叶修口袋里的东西。

……

打火机

香烟

这东西不好,早知道还是洗了算了。

一张账号卡

两张账号卡

三张账号卡

……

叶神你的口袋是多啦a梦的那个小袋袋吗?!

这么多账号卡……

回去必须清卧底去。

一张照片

一个手帕,秀着红字

等等!?

许博远摊开了那张个手帕,上面角落里秀着“许博远”三个字。

这不是我的吗?!

许博远又瞅了一眼照片,登时眼眶红了。

“哎呀,坏了。”

叶修走在路上的时候一拍脑袋。

“口袋里有东西没有拿出来。”

TBC.

【叶蓝ABO】风筝 十【完结】

中篇
狗血
不喜勿戳
【会有番外,欢迎点梗( ̄▽ ̄)~*】
正文:

带着雾气的眼眸眨了眨,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

“小蓝?”

叶修轻轻叫了一声,捏了捏他的脸颊。却不曾注意到自己的眼角红了。

那人估计还处在“我是谁我在哪儿”的状态中,迷迷糊糊的良久才缓过神。

“叶……叶修?”

蓝河看清了眼前人之后,微弱的叫了一声,随即就眼角就红了,挣扎着要做起来。

叶修连忙扶了一把,把枕头立起来,让蓝河靠在上面。

“你……你照顾了我多久……”

青年的指甲无意间死死得抠着雪白的被褥,眼里的情绪很是复杂。像一条条复杂纵横的线交织在一起。

“我……”

叶修还没开口说完话,床上的人就开始掉眼泪了。

“哎哎哎别哭啊小蓝,哥这次可没有欺负你……”

叶修最看不得人落泪,连忙把人拉进怀里哄。

“你……你为什么不好好休息……”

蓝河刚醒,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思绪还没理清,却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蓝河知道,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在自己被心魔牢牢困住不愿醒来时——是眼前这个男人一遍遍得轻声安慰他,让他走出内心的阴影。

狂喜,忧郁,奇怪……种种复杂的情绪汇聚在心中,流向眼眶,汇聚成酸涩的泪珠一颗颗砸下来。

叶修心里呼出一口气,还好小家伙是担心自己的身体。

“我们不是……”

“小蓝,你先听我把话讲完。”

叶修揉了揉怀里人的头,柔声道。

“我对于感情这件事向来不敏感。我一直没有察觉到你对我的感情。我自己的,也没有。”

叶修顿了顿,轻轻拉起他的右手,贴在心口处。

“你等了三年毫无回音。现在,你还愿意接受吗?”

病房里如此安静,比平常快上一倍的心跳直直得钻入耳中。

“你……你是认真的?”

蓝河不经意间红了耳尖,却咬着嘴唇不让还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流出来。

“认真的。只要你愿意。”

叶修将他搂的更紧了,轻轻拍着他的背。

“想哭,就哭出来吧。你的事,我都知道了。”

怀里人明显僵了一下,随后肩膀开始不停颤抖,叶修明显感觉胸口一股湿意蔓延开来,酸酸的感觉直戳心窝。

叶修轻轻吻着他软软的发旋,似乎也有什么晶莹剔透的东西落了下来。

三个月后,蓝河受伤的手也基本好了。

此时,他正十分认真的牵着风筝线往后拉,希望飞得高一点。

忽然背后一阵温热,一双好看的手环住了他的腰,左手的无名指上有着一枚梁晶晶的银环。

“这么激动?”

那人的语气里满是无奈。

“你可是关了我三个月!说好的陪我放风筝!”

小青年挣脱了叶修的怀抱,拉起他的手跑了起来。

“哎蓝河大大跑慢点儿啊,哥可跟不上你。”

“叶修大大加把劲儿,不然风筝飞不起了!”

“好好好,听你的。”

叶修嘴角勾起迷人的弧度,看着青年脸上清澈的笑容。

风筝随着秋风越飞越高,这次,是带着两人的承诺,越飞越高。

END.
番外可以点梗啦啦啦!

正文比较虐番外发糖!

【叶蓝ABO】风筝 九

中篇
狗血
不喜勿戳
正文:
  “我不知道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对待你们三年的形式婚烟,也不知道他对于脖颈上的咬痕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笔言飞垂下来头,拳头微微攥紧。

“他……在第一年的时候拉着我去放过风筝。”

  男人黝黑的眼眸中仿佛翻涌着夜晚澎湃的潮水,眼里的星辰黯淡不已。

夜晚太黑,而站在隔叶修一些距离的笔言飞,看不清他深黑眸子中的复杂情绪。

“蓝桥特别喜欢放风筝!!!那是他印象里唯一一次与父母在一起的快乐记忆!!!”

听到风筝二字,面前的人音量一下子就拔高了。

“他走过的年岁,童年应有的趣事就没有几件。就算知道对面是危险又尖锐的刀尖,也要伸手去触碰!!!我想过……如果他没有带有omega这样的身份,蓝桥会不会不用怀着那样的心情度过三年。”

“……抱歉”说完了之后,笔言飞心里就有些后悔,毕竟这事儿自己一个旁观者没有太多的资格去评价“叶神,我一下子控制不住……抱歉。”

“你用不着道歉。”

叶修掐了烟,披着衣服走出了天台。

“谢谢你,告诉我他的事。”

一开始还以为这孩子有多幼稚,会一张照片放这么久。原来,锁进抽屉里不仅仅是一张照片。

还带着那个年幼孩子美好的记忆,以及自己无望的爱。

擦肩而过的一瞬间,笔言飞仿佛在那双眸子里看到了水光。

他挣扎过,呐喊过,哭肿过双眼,却没有那个能够陪在他替他擦干眼泪的人。

苍白的脸庞,无血色的嘴唇,左手包着的雪白纱布……是那么的戳痛人心。

“蓝河……”叶修又坐回了他身边,温热的手指摩挲着他冰凉的脸颊“醒过来好不好?小保姆五天的工钱还没给你呢!你要是不满意,以身相许也可以啊。”

“哥对感情这种事儿实在是一窍不通,抱歉……让你等了三年。”

“我没有经历过你的事,我不能信誓旦旦的说我能理解你内心的痛处。我看不透你的心……但是不要一个人扛着好吗?有事我陪着你好吗?”

“……!!!”

叶修闭着的双眸立刻瞪大了,不是幻觉吧!

虽然动作微不足道,但叶修覆在蓝河手上的手,明显感受到了他的小拇指动了一下。

“小蓝?小蓝?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手又轻轻挪动了一下。

“蓝河,是我!叶修!醒过来好吗?哥知道你怕黑。闭着眼睛多黑啊,醒过来吧。我在呢!”

这回蓝河的手微微蜷了起来,泪水划过了脸庞,长长的睫毛颤抖着,仿佛与心里的噩梦做着斗争,极力想要醒过来。

想醒过来,看看眼前的人。

“许博远,你醒醒!往前看看好吗?黑暗那头是我,是我啊!”

手抓紧了床单,睫毛抖动得更厉害。

“阿远,醒过来好不好?我做你的家人,你要是愿意,我陪你放一辈子的风筝好不好?”

“嘣——”

这话听着虽然幼稚,却有着不同的意义。

伴随着清脆的响声,一根紧绷的线断了。

那双漂亮的眸子带着水雾,睁开了。

TBC.
度过了作业劫难更啦(´▽`ʃƪ)!!

【叶蓝ABO】风筝 八

中篇
狗血
不喜勿戳
这章信息量较大,有私设
正文:
  傍晚,外面下起了大雨,一阵阵不打招呼的雷一次来的比一次猛。

空荡荡的病房里闷得要死,叶修擦了把汗轻轻把窗户开了条缝。

叶修回头看了眼,床上的人依旧一点动静都没有。

“蓝河,你不是平常经常在游戏里提着剑追着我跑的吗?你的劲儿呢?醒过来我任你处置好吗?”

  叶修轻轻走过去,握住冰凉的双手。

“小蓝,醒过来好吗?”

叶修的头埋进了臂弯里,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两行湿润的泪水从面颊下流过。

太阳落下,月亮升起,房间里依旧是平稳的心跳声。

五天了,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

叶修揉了揉隐隐发痛的太阳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这几天满脑子蓝河的事,神经上有跟线进紧绷着。

蓝河手上一直插着针管,由于昏迷不能进食,只能将营养液输入他的体内。

瘦了。

瘦太多了。

叶修想着一个月前还有点婴儿肥的脸庞,如今已经是棱角分明了。

傍晚,房门被轻轻敲响了。

“叶神,出来谈谈可以吗?”

门外传来一个声音,跟那天打电话来的人应该是同一个。

听声音像是跟蓝河这么大年纪的人。

开了门,叶修忍不住眯了眯眼睛,这青年似乎哪儿见过。

“叶神,我……”

“等等。”

“怎么了?”

“去天台可以吧?”

叶修拿出口袋里的烟晃了晃。

“烟瘾犯了,憋得慌。”

“我记得蓝桥让您戒烟……”

青年小声嘟囔着,但还是迈开步子往天台走了。

“叶神,你或许对我没印象,我是笔言飞。蓝溪阁五大高手。”

“嗯。”

夜晚降温了,叶修把兴欣的外套随意的披在身上,两指夹着烟,眼里布满血丝,满是疲惫。
望着G市的风景,不知道在想什么。对于笔言飞的话只是随意应了一句。

“把您叫出来,那个……其实想谈谈蓝桥的事。”

叶修转过了身,漆黑的夜晚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在你讲事儿之前能把‘您’改掉吗,听着怪难受的。”

叶修轻轻笑了笑。

某人一开始也是这么拘谨的啊。

“呃……行吧。主要是想跟你说说蓝桥身上你不知道的东西。你们毕竟在你看来只是形式婚宴,三年期间你或许没有太多了解过他。”

男人轻轻皱起了眉。

“其实我一直想问,蓝河的父母呢?”

“WHAT?!?叶神结婚三年你连蓝桥跟他父母的事都不知道?!?”

听到叶修一本正经问出这话来时,笔言飞差点崩溃。

“呃……刚结婚那晚上我问了他,但他心情估计不好,没讲,后来也没问。”

“……好吧。其实蓝桥他……自从初中开始其实基本上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了。父母关系非常不还好,常常吵架,后来蓝桥几乎就被他们遗忘了一般,不再去管他了。”

黝黑的瞳孔里本身就装着复杂无比的情绪,听了这件事之后复杂的情绪转化成了一阵心疼和心中的抽痛。

怪不得至始至终他都没提过父母。

他们的关系除了圈内的人,从未对外公开。所谓的婚礼,也不过是叫人吃顿饭。大家都分分开着玩笑要灌叶修酒,最后还是担心他一杯倒的蓝河替他挡了酒。

好吧,这家伙到最后酒量也没比自己好多少。

到家后,叶修觉得蓝河醉了很好玩儿,趁机逗了逗,却戳上了心中的伤疤。

青年登时生气了,气哼哼的拿着衣服洗澡去了。当时自己还调侃他“小保姆的脾气越来越大了”,却不知道这些东西像把锋利的到刺在他的心上。

“叶神,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你。蓝桥这性子……我知道。你不问,打死不说;问了,倔死不跟你讲。”

“你俩关系挺好?”

叶修轻轻挑了挑眉。

“我们高中开始就同学了!!!”

“还是高一打了一架认识的。”

“嗯?”

叶修吸了口烟,对小青年的过往很是感兴趣。

“当时我就是听学校里传闻说他父母的事儿,背地里说了几句挺不巧被他听到了,就打了起来。”

“啧啧啧,年轻人真有活力。”

叶修听着,不忘记来上一句。

“后来我们都累了,就直接瘫草坪上了。我当时其实想道个歉来的……一转身,发现他哭了。”

“哭了……闷着气儿这么在哭。当时我就有种五雷轰顶感觉自己干了天大的坏事一样。后来粘了他几周发现这人心特别软,哄了几周就不生气了。”

吼???

哥怎么感觉闻到了酸酸的味道。

“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个十分阳光向上的人,后来发现其实他心里一直有一块阴影。藏在乐观面具背后的,是他那颗脆弱的,一摔就碎的心。”

“可第一次十区我碰到他的时候,给人一种十分容易亲近,相处起来十分舒服的感觉。”

“蓝桥平常都是暖暖的,挺乐观的一个人。我一直在想,经历了这么多,他是承受了多少才能以这个阳光的男孩的模样呈现在我们面前。”

TBC.

【叶蓝ABO】风筝 七

中篇
狗血
不喜勿戳
这章是转折章节,emmmm所以不会太长,主要得把一些东西写写清楚。
正文:
  走进了病房,消毒水刺鼻的味道迎面扑来。

  病房里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寂静的房间只能听到自己快速跳动的声音。

以前在线上事后会被他气的大吼大叫,提着剑追着他跑的小剑客,在线下捅破纸后总是为自己坐着不可能有回应的事,偶尔的一两句话被羞到会红着脸大声辩解的许博远——现在却躺在病房的床上。

“……”

叶修轻轻在他身边坐下,看着插着针管的手,紧抿着苍白的双唇,毫无血色的脸庞——一股股心疼涌入胸膛。

为什么这么晚才发现?

这个一直使这颗心躁动不安的东西。

“请问是叶先生吗?”

这时,医生开门走了进来。

“嗯。”

“想跟您说一下他现在的状况。现在生命危险是没有的, 但是左手受了伤,脑部也有受损。”

“那他为什么……”

叶修轻轻抚摸着蓝河苍白的脸颊,手指不经意的颤抖着。

“就如之前我说的一样。病人的的潜意识里并不想醒过来,但您一定是挺亲近他的人,多说说话,挑儿刺激的说。还有醒来的几率。”

“还有,你们应该是有关系在的吧。”

叶修愣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

“病人我们后面检查出还有假孕情况,主要或许是受打击太大而且情事时略有东西残留在因为长时间没有Alpha陪伴造成的。如果可以我们还是希望再核实一下,但这事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

假孕。

叶修心里咯噔一下。

“能不能醒过来,就看你了,叶先生。”

“等等!”

“叶先生还有何事?”

“我想问下,他的父母在哪?”

“父母?您不知道?我们也不清楚,至始至终没看到过。”

…………

为什么?蓝河的父母呢?

你到底经历过什么事?

叶修轻抚着他的脸颊。

“小蓝,醒过来好不好?我想知道关于你的所有。”

“你醒来,和我讲讲好吗?”

叶修的温热双手轻轻覆在蓝河冰凉的手上,仿佛这样能带给那个困在梦魇中无助的孩子一点温暖。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