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蓝桥

全职本命蓝河,本命cp叶蓝。
我有蓝河真绝色
擎伞莫笑待君归
自古红蓝出cp😏
ll本命绘里里,llss鞠莉
开学了不想写作业……严重的开学综合症……
最近作业好像多了,改周更

〔叶蓝〕幸运1-5整理

幸运(1)
已经退役的某位大神国家队回来后,在兴欣做指导。抢抢boss,指导指导兴欣,遇到蓝溪阁的小剑客调戏调戏,照样让各大公会的会长烦的不得了。过的叫那个轻松。可最近十一赛季开始了,尽管这位大神退役了,最近也忙着做战术指导。
这次蓝雨客场打兴欣。
今天蓝雨以1:3败给了兴欣,明天还有一场比赛。
  秋日深夜,临近十二点,麦当劳里冷清的很,只有叶修一人坐在靠窗的座位前。这时大门被打开了,一个短发清秀的女生打开门跑了进来,嘴里还嚷嚷着:“哥!你怎么这么慢啊!快点快点!!”女孩儿身后还跟着一个小青年,眉眼间透露出清秀,一头短短的头发,鼻梁上架着一副蓝框眼镜。但脸上却挂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脸上透露着些许疲惫,长的跟那个短发的女生挺像的。嗯,是兄妹吧。脖子上好像还挂着一个工作牌。呦,看样子可能是蓝雨的工作人员。叶修挑了挑眉。“你急什么啊,你又不是没去过麦当劳。”小青年皱着眉对妹妹说到。“哥,这你就不懂了,只有H市跟S市的麦当劳有小周代言的那么大圆筒,G市没有的啊!!”“我靠我带你来就是为了大半夜跟着你来吃甜筒??!!我可是蓝雨的工作人员!!我还一堆东西没弄好啊!就不应该把你这个活宝带来!!而且冬天吃甜筒,你不怕拉肚子啊!”“许博远啊许博远,你每次跟着队伍去S市或H市从来都不带我,我有什么办法啊,要不是我死缠烂打我就来不了啊!还有H市说不定能遇到叶神嘞~”“呵”许博远笑了一声说到,“博云那你得耗光半辈子的运气嘞~你要是碰的到,我就直播吃键盘!!!”(23333,坐等蓝河小天使打脸)两人打打闹闹的,丝毫没有注意到在角落里“偷窥”的叶修。呵,那岂不是要打脸了。不过这话好像在哪里听过啊。叶修心想。许博远只要了一杯咖啡,而他的妹妹却不只只要了两个冰激凌,还有一堆七七八八的东西。他们在叶修旁边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然而并没有认出他。许博远从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搞这次比赛的事情。许博云一边舔着甜筒一边说到:“哥你怎么带起眼镜了,昨天还没见你带。”“事情多,眼睛太累了。”“哦,你昨晚熬夜了??”“嗯。”许博云说到:“哥你干嘛不去轮回嘛,你看轮回还有联盟第一脸哎!!或者去兴欣也可以啊!!你不是有个绝色的号在那里吗~而且兴欣有斗神在啊!而且说不定还会轻松些啊!”在一旁听着的叶修心想:感情是碰到那个小保姆了?许博远拿手弹了一下她的脑袋,炸毛到:“我说了多少遍我那是卧底号!!卧底号!!还有我生是……唔!”许博远话还没说完,就被许博云捂住了嘴巴,她嫌弃地说到:“打住打住!!这话都听了你说了几千遍了!”过了一会,许博云说到:“哥,你也老大不小了,什么领个嫂子回家啊?”正在喝咖啡的许博远差点一口喷出来,他瞪了一眼妹妹说到:“你瞎说什么啊,什么叫我老大不小了?我才25谢谢!那你怎么不领个男朋友回去给二老看看啊!”“我还小嘛,哥,听笔言飞说你在公会里可受妹子欢迎了!”“我靠……这个二缺……”然后,然后……许博云就一件心脏的盯着许博远看“哥你有看上的吗( ´^ิω^ิ`)”许博远顿时脸红了,说到:“吃你的冰激凌,再不吃就化了!”一阵子小打小闹过后,两人就开始各做各的事了。许博远闷头打文件,许博云吃着自己的东西。到了快12:30的时候,许博远趴在电脑前睡着了。“我去,他怎么睡着了,太勉强自己了。”许博云吃完了东西,在刷微博,看见许博远睡着,想要叫醒他。这时一直坐在那里的叶修走过来,对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脱下外套盖在许博远身上。许博云刚想道谢,可靠看清来人后,叫了出来:“叶……叶神!!!”
幸运(2)
哟,你是他妹妹?”许博云激动的点点头。叶修点了只烟坐了下来,问道:“我抽烟,介意吗?”“不介意!!!不介意!!!”“你哥平常都这样?”“他啊……”许博云叹了口气,说到:“我哥人其实真的挺好的,平常都挺顺着我的。但是他特别特别的倔。很固执。只要他认定的事很少有人能说动他。喏,叶神你看,这次工作蓝溪阁的会长都说了这次工作实在有些大,让他如果没办法应付就不要死扛着。昨晚说不定是熬到了很晚,然后今天又忙来忙去……”“哦,这样啊,我看也是。”“??叶神这话??”“呵呵”叶修笑到“他的管理能力很不错,我一直想把他搞到兴欣来,可他一直不肯来啊~”许博云笑到:“哈哈哈,叶神你就别费力了,我都跟他说了好几遍了!”“是吗?”叶修挑挑眉说到:“那我今天先走了,明天下午才打蓝雨,早上他如果不是那么忙的话,就让他来兴欣网吧来找我吧。顺便把我外套拿过来。”然后摆摆手,出了麦当劳。这时,后知后觉的许博云才意识到:哇塞哇塞哇塞!我竟然碰到真的叶神了,怕不是真的上辈子积了太多德!这时,趴在桌子上睡着的许博远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然后揉了揉。等他脑袋清醒之后,才嘟囔到:“我去……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哥!”许博云看到许博远醒了,激动的对他说到:“这回你是真的要吃键盘了!”许博远还没反应过来,但发现自己身上披着的衣服登时就懵逼了:wocwocwoc!!!这不是兴欣的队服吗???为什么会在我身上!?难不成……许博远一脸惊恐的望向妹妹,只见许博云一脸坏笑的的说:“嘿嘿嘿,就是你想的那样😊还有,叶神说,如果你明天不是很忙,就到兴欣网吧去找他,顺便衣服也带去。”woc,我这是摊上大事了啊……就我这毒奶……家里的键盘都不够我吃啊……许博远表示心累。
幸运(3)
  许博远看了眼时间,嗯,一点多了,他把笔记本电脑放进包里,拿起了队服,打了个哈欠,说:“走吧,很晚了。”
  路上许博远问道:“熬到一点多,不累?”“哎呀累什么啊!我平常熬夜看本子经常比这还晚。什么all叶本啊,周江本啊,叶黄本啊……”“……”许博远脸上微笑,心里mmp。许博远回到旅馆后,已经是一点半了,洗个澡什么的,已经两点了。许博远把笔记本电脑往床上一放,趴在床上,开始继续打之前没打完的稿子。等弄完之后,已经临近五点。许博远把电脑一放,立马倒头就睡。
  第二天早上,许博远每天定的八点半的闹钟十分准时的闹了起来。床上的小青年皱了皱眉头,迷迷糊糊的去摸手机。“嗯……”许博远迷迷糊糊的按掉了铃声,跑去穿衣洗漱。  
  站在镜子前面,许博远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睛下边有十分浓重的黑眼圈。看来最近熬过头了啊……这时,门被敲响了。许博远拿着毛巾开了门,一开门就是许博云那张笑嘻嘻的脸:“哥,什么时候去网吧啊~”“喂喂喂!!你当我是去干嘛啊!”“去吃键盘的啊!说好的看到叶神你就直播吃键盘!”“……”然后许博远就十分明智的关上了门。
  许博远洗漱完了,便和许博云去食堂吃早饭。
  吃完饭,许博云直勾勾的盯着许博远看,把许博远盯的直冒冷汗。“呃……那个……丫头你一直盯着我干嘛……”“哥,你是不是又熬夜了?”“没……没有啊!”许博远心虚的摸了摸鼻尖。“肯定有!你每次撒谎都会摸鼻尖!”“好吧好吧,我招了我招了。四点多多才睡的觉……”“我靠哥你身体还要不要了??!!你工作太多了!跟你们会长或者跟队长说一下少一点吧!”“哎呀,没事没事,我能弄完,而且我还年轻,熬几个夜没事。”“哎”许博云嘟囔道“就知道劝不了这头倔驴。”
  “我去拿一下衣服,你门口等我吧。”许博远对妹妹说到,“我顺便帮叶神的衣服洗一下。”“洗衣服?”“嗯,毕竟是队服,叶神的衣服一股烟味儿。”“哦。要不我去帮忙吧!”“……你什么都别干就是帮忙了。”“……”
  许博远把叶修的衣服洗了之后,用吹风机吹干,然后就出了房间。然后拿着衣服去兴欣了。(其实还跟着个许博云(^・ェ・^))
  许博远这个路痴绕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了兴欣网吧。他朝前台探了探脑袋:“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找叶修。”“好巧”前台的人叼着烟抬起头“我就是叶修,不麻烦你找了。”
幸运(4)(不知道写什么系列)
“呵呵……”许博远尴尬的笑笑:“叶神好啊。”“嗯,我很好。”“……”许博远现在有一种想拿衣服砸死他的冲动。“那个,叶神,你的衣服,有点儿烟味,我帮你洗过了。”“是吗~”叶修接过衣服,说到:“不愧是兴欣的头号保姆,挺贤惠的。”“滚滚滚!谁是你们兴欣的保姆。”“呵~小蓝啊,你键盘够吃吗,不够我给你提供几个。”蓝河听了这句话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没好气道:“那真是劳烦您了。”“不麻烦不麻烦。”跟他讲个话真的会气死哦……许博远现在想立马走出这里。“叶神,既然没什么事了,我就先走了。”“不留下坐坐?”“不了,会场那里我还得去看看,而且你们兴欣要训练的吧。”可这时候,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的许博云开口了:“哥,我能再待一会儿吗?”“……做梦。”“可是这里有叶神哎!”“……不行”“哥,求你了”看许博远不同意,许博云就直接撒起了娇,而许博远就受不了小姑娘这一招。他叹了口气,说到:“行吧行吧。可你认路吗?”“路我走一遍就认识了,又不是哥你。”“……”许博远看了看叶修,道:“叶神,那麻烦你了,帮我看下妹妹。”叶修扬了扬嘴角:“好的啊。”
“喂!我不是小孩了啊!你们把我当什么啦?”在一旁的许博云抗议到。
说完之后,许博远就走出了兴欣,往会场方向去了。
  许博远走后,叶修叼着烟问道:“玩荣耀吗?”“玩啊”小姑娘迟疑了一下,说到。“账号卡带了没,我旁边这个空位你坐下来玩玩儿吧。”许博云立刻就兴奋了:哇塞!荣耀教科书旁边哎!!!“带了带了!”许博云从口袋里掏出账号卡,登陆。叶修凑过去看了眼,说到:“哟,有个性,竟然是个人妖号。觅君诗……这名字你起的?”电脑中是一个名叫“觅君诗”的男的战斗法师。“不是啊,我哥取的。”呵呵,不愧是蓝桥春雪啊,取名字都跟这首诗有关。“那你怎么会想到玩儿男号呢?”“因为男的战斗法师特别帅啊,一叶之秋就是啊!”“我的粉?”叶修把烟掐了,问道。“对对对!!!”“那你怎么去了轮回那个牛郎团呢,来我们兴欣多好。”这时的叶不羞也没有忘记拉人去兴欣。“但我也粉轮回啊。”“……”不要脸的大神这回也不知道用什么怼回去了。
幸运(5)
你哥最近是不是有心事。”这时候叶修抖出了一根烟,开门见山的问道。“呃……叶神怎么知道的?”“看他那样儿。虽然事情是很多,但也不至于那样儿。”“好吧,是有”许博云叹了口气“叶神您知道绕岸垂杨吗?”“绕岸垂杨?”叶修歪着脑袋想了一儿“哦,十区刚开服那会儿被我jjc40多秒打败的那个啊。”“嗯,一开始我也觉得他最近有点怪,但是问他他总是说没事。后来我去问了蓝溪阁的会长,他说绕岸垂杨离开了荣耀一年多,回神之领域了,说要找我哥PK。据说他的实力提升了许多。而且……他说如果我哥输了,要把蓝桥春雪交出去……”“他答应了?”“嗯。我真的好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蓝桥春雪对他很重要啊!要是输了……”叶修惊的差点烟都掉下来:“他竟然答应了?!这小子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他答应了PK,其实已经不亚于把蓝桥春雪交出去了。”“啊?为什么啊??!!我哥多半也有赢的几率吧。”许博云感到不可思议。叶修吐出了一口烟,道:“你哥本来就不适合打竞技场,蓝河更被重视的,还是他带队管理的能力。但是,他的PK对手是与他实力差不多甚至高一小截的绕岸垂杨。况且绕岸垂杨PK确实不错,蓝河的胜率只有三成。而且他离开了神之领域一年多,实力自然会提升。蓝河从十区回来后,就是天天在神之领域带带本,实力没有太大提升。这样一算,他赢得几率连三成都没有。如果不出意外,这张卡是要交出去的了。”“我靠!这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许博云听完叶修的分析,想要冲出去网吧去会场那里找许博远,却被叶修抓住手腕:“现在你急也没用,他这么做有他的原因。重要的是他的真实想法。想知道,只有让他心甘情愿自己说出来。”
  比赛是下午一点开始。
  许博远忙好事情就已经12点了,匆匆忙忙吃了个饭,就去会场那里找了个位子做了下来。刚开场就听见以兴欣辅导来的叶修和黄少天在那里喷垃圾话。
  比赛开场了,先是个人赛。比赛一开始,就看见了满屏的文字泡。这是谁的作风,想想都知道吧。是的,第一场是黄少天对莫凡。坐在许博远旁的笔言飞凑过来,说到:“不愧是黄少啊,开屏就是满满的垃圾话。”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在黑黄少似的。”许博远嫌弃的推开了笔言飞。“哎,老蓝你别这样嘛。唉唉唉??你昨天又熬到几点?黑眼圈比前几天还重。还是因为绕岸的事……我说你怎么就会答应他呢?”“我没事。”许博远说道“他回来了迟早会是要PK的,逃不过的。”“喂,但是赌注可是你的蓝桥春雪啊!!!见证了你的荣耀的蓝桥春雪啊!!!”笔言飞叫到。“安静点啊你,吵死了……”许博远揉了揉太阳穴,说到“如果我不……”
“哟,聊啥呢。”这时候,叶修的声音忽然从一旁飘过来,差点没把两人吓死。叶修在蓝河旁边的位子做了下来。“叶神……你不应该去赛场那边吗,怎么到观众席来了……”许博远无奈的说到。“嘛,哥毕竟不是职业选手,不用上场嘛。”叶修悠悠的说到。“哦”许博远说到“我妹妹呢?”“她回旅馆去了。”“哦,那麻烦你了叶神。谢谢。”“想谢我?那就来兴欣吧!”“你!做!梦!”许博远立马不客气的怼回去。这时,一旁的笔言飞对许博远咬耳朵到:“妈耶~老蓝你跟叶神关系很好耶~大神坐旁边压力山大……比咱蓝雨天天秀恩爱的喻黄还压力山大。”这一幕被一旁的叶修看到了(其实是醋坛子打翻了(゚ω゚)),搂过蓝河说到:“可不是吗?小蓝好歹也是在兴欣做过五天保姆的人啊,关系能不好吗?”在一旁的笔言飞愣住了,尴尬的笑了笑:“那个,我出去透透气,透透气……”而许博远也被叶修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脸红的要死,一把推开他,说到:“我靠(`Δ´)!叶……叶神你干嘛!!!”叶修揉了揉他的脑袋说到:“没事。”“靠!你妹!不要揉我脑袋!”许博远炸毛。“哎,我说这个赛季你们的蓝雨王牌会不会又被自己砍的树砸掉半条血~”这时叶修把话题转向了比赛。“我靠!叶修你乌鸦嘴!闭嘴啊!”这时许博远真被气炸了,尊称都忘用了。
  小打小闹过后,两人就没再说话了,在位子上看比赛。看到一半儿,叶修感觉左肩重了一点,扭头看了看:睡着了!这家伙是有多累啊。叶修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许博远靠的更舒服一些。而刚从外面透风透好的笔言飞刚进来,就看到这一幕,感觉被雷到了:我靠我靠我靠!!!我用十八代祖宗发誓,老蓝绝对跟叶神有一脚!刚在外面透过风的笔言飞又跑到外头去了。
  当许博远醒了的时候,比赛已经打完了,他发现自己靠在荣耀教科书身上睡着的时候,瞬间红了脸,而叶修在一旁调侃道:“小蓝啊,哥给你当人肉枕头当了这么久,你有什么补偿吗?”“……”这时许博远已经羞的说不出话来了。“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叶修揉了揉许博远的脑袋,走出了观众席。这时,后知后觉的蓝河小同志才注意到:我TM又被调戏了??!!
  这时,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许博远皱了皱眉,出了观众席,去安全通道里接了电话。电话通了,可那头却传来了他最不想听的声音:“蓝桥,你去H市了,但那里你也不见得很忙,不如晚上来PK吧。”许博远咬了咬牙,说到:“好,晚上7点。”说完便立刻挂了电话。他呆呆的站在那里,在回忆着那个“好”他究竟是怎么说出来的。
  比赛已经结束了,许博远没有回观众席,而是直接去了门口,恰好碰到了笔言飞。笔言飞拉过他,神神秘秘的说道:“老蓝,你是不是跟叶神有一腿啊?”“没有没有。”许博远烦躁的摆了摆手,他现在可没有心情去和他开玩笑。“还有啊老蓝,晚上记得去XX饭店吃饭。今天蓝雨赢了!喻队请客。”笔言飞见蓝河没太大反应,便继续说别的事。“哦”许博远应了一声:“二笔,帮我和喻队说下,我不去了,今晚我和绕岸约好了PK。”

这个我以后可能会五篇整理一次(゚ω゚)如果有意见就评论下面说一下好了,刚写文有些还不是很清楚(゚ω゚)
哦,还有我说下,那个我把当时的季节改了一下,冬天改成秋天了。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