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蓝桥

全职本命蓝河,本命cp叶蓝。
我有蓝河真绝色
擎伞莫笑待君归
自古红蓝出cp😏
ll本命绘里里,llss鞠莉
开学了不想写作业……严重的开学综合症……
最近作业好像多了,改周更

〔叶蓝〕幸运6-10整理

幸运(6)
  “什么!!我去蓝桥你疯了!这时候跟他PK!那大春让你来这干嘛?!”笔言飞听了立刻叫到。“你说的我知道”许博远拍拍笔言飞的肩:“你们担心我我也知道。但是,要来的,总是逃不过的。”许博远说完,便走了。而笔言飞急的一个电话就给许博云飙过去了:“博云吗博云??我靠你哥疯了!今天要找绕岸PK!你知道吗!!他估计回旅馆去了,你要不去劝劝他吧!”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许博云说到:“我劝的了他吗……”笔言飞愣住了,开口说到:“多少也有点几率嘛……”“我觉得,”许博云开口道:“应该尊重他自己的选择。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他都是有自己的理由的。”“这……好吧。你说得有道理。”笔言飞挂了电话,然后又打给了春易老。“大春大春!蓝桥说今晚要找绕岸PK!!今晚!!!”“……我知道了”然后高冷的会长挂断了电话,给许博远打过去。
  许博远感觉裤兜里的手机在振动,拿起来看了一下:来电备注:会长。他接了电话:“喂,会长?”“你怎么回事?”如果是一般人,这句是肯定听不懂的,但许博远不一样。“我……”“不要跟我说没事”许博远没事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春易老打断了。“我只是觉得早了断早好,勾心斗角什么的太累了。要来的总是逃不过的。”许博远叹了口气。“知道了,加油。我会去看的。但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知道了,谢谢,大春。”
  许博远到了旅馆,看见许博云站在房间门口,愣了一下,问道:“博云,有事吗?”“没事啊。还有”许博云笑嘻嘻的说到,“哥,要加油哦~”然后拉住了许博远的手,把一个东西塞在了他的手里,然后蹦蹦跳跳回了自己的房间。许博远拿出手里的东西一看,呆了会儿:是蓝桥春雪的钥匙扣。傻丫头,这事她是知道了啊。许博远想到。
  许博远回到了房间,打开了电脑,插卡登录。一上线,就是绕岸垂杨满屏的挑衅。“房间号。”许博远发过去一条信息。“05291214。”(我说这是巧合你信吗😀)绕岸垂杨回道。进了竞技场,观战的可真不少啊。大部分都是蓝溪阁的,也有的中草堂,霸图的。而车前子跟夜渡寒潭两个蓝河的死对头,自然也来了。
  “呵呵,蓝桥开始吧。”
  而酒店这边,一帮职业选手和工作人员闹哄哄的。
  “喻队”笔言飞走过来对喻文州说到。“哦,是小笔啊,有什么事吗?”“那个蓝桥托我跟您说一下,他有事来不了了。”“哦?怎么了?”“那个,其实是碰到挑衅了,要竞技场PK。”笔言飞抓抓头说。“好的,我知道了。”
  “队长队长!你说我们今天是不是超棒!     赢了赢了赢了!还有老叶你个不要脸的还说我们会输你看你看今天不就赢了!咱蓝雨的剑与诅咒是最棒的!!!”这时候,蓝雨的王牌过来了。“呵,就算今天赢了也抹不掉你之前用树砸掉自己一半血条的黑历史。”叶修叼着烟照样怼黄少天。“我靠我靠我靠!老叶你个不要脸的,有本事来竞技场PKPKPKPKPKPK!!!”“啧,吵死了”叶修嫌弃的说到:“文州啊,管好你家的柯基。”“我靠我靠我靠你个不要脸的说谁柯基呢!!!!老叶你个……唔!”“少天乖,别闹。”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就被喻文州捂住了嘴。“前辈,有事吗?”“出去说,这里不方便。”叶修说到,然后愣了一下,补充到:“特别是你家的柯基。”“我靠我靠我靠!谁是柯基啦!这个梗你要玩多久啊!还有你别想着出去把我们队长拐了跟你讲队长是我的我的我的我的!咱蓝雨的队长是说给就给的吗!”而这时候喻文州转过头来,脸上挂着官方式的微笑,好像再说“你再不闭嘴明天就不用下床了😊”黄少天打了个寒颤,说到:“队长我错了我错了!!!”
  “前辈,有事?”“嗯”叶修打量了一下四周,说到“问一下你们网游部的工作人员蓝桥春雪,今天没来?”“哦,小许啊,他今天有事来不了。”“哦?什么事?”叶修问道。“前辈,一周的野图(^_^)。”“可以可以。啧,你们玩战术的心都脏。”“论战术,你才是祖师爷。”“……”“公会部的说小许是今天碰到了挑衅,要去竞技场打PK。”“哦。知道了。”叶修说完,刚准备走,却被喻文州叫住了:“前辈,你喜欢小许”原本要走的叶修停止了步子,惊讶的回了头。“你看的出来?”“因为从来没见前辈对谁这么上心过。”“好吧,是的。”叶修叹了口气。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叶修心想。
  其实这颗种子早已在叶修心里生根发芽,只是他还没发现。等他察觉到,已经是控制不住了。
  而许博远这边,他看着屏幕上“失败”两个字1,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最后还是输了啊……
幸运(7)
  许博远望着屏幕,感到一阵心酸。陪了自己这么久的账号卡就要这么轻易交出去了。这张账号卡见证了一个少年倾入的全部,看着一个少年从一个新手成了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之一,这张卡里包含着许博远太多东西了。而现在,这张账号卡,又要看着许博远亲自把他交出去。
  赢了的绕岸垂杨扬眉吐气,在频道上说到:“蓝桥,你输了,账号卡交出来吧。”而蓝溪阁这边儿已经炸开了锅。说五大高手要换人的有,为许博远袒护的也有,直到惜字如金的春意老出来说了一句:“再说滚。”顿时,公会频道里几乎没人再发话。“账号卡我会给的,”许博远打下一行字:“荣耀不仅仅只是PK那么简单。蓝溪阁五大高手的这个高,也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说完,便拔卡下线,留下绕岸垂杨一人在那里发火。
  而车前子与夜渡寒潭也发消息给了许博远,他只简单回了一句:我没事。
  这时,许博远的手机又开始振动。
“喂?”“蓝桥,你打算怎么办?”“大春,我累了。”许博远沉默了一会儿,说到:“我想暂时离开蓝溪阁。”“……你会回来吗?”“一定会的。”说完便挂了电话。为了防止被电话轰炸,许博远干脆关了机。他现在需要一个人静静。
  而在酒店的笔言飞接到了春意老的电话时,是火急火燎的跑出包厢去接电话,可正好撞见了谈话结束的自己队长和叶修。笔言飞有些尴尬的朝两人笑笑。叶修挑了挑眉,说到:“出来接电话?”笔言飞点点头。“那不打扰你了,前辈,进去吧。”喻文州说到。而有一位心脏大师可能猜出了什么,其实还躲在一旁偷听。
  笔言飞一接听电话就开始向春意老进行轰炸:“大春大春,老蓝PK怎么样了怎么样了!”“闭嘴!”高冷的会长打断滔滔不绝的笔言飞。“蓝桥他……输了。”“……这……就等于他要把账号卡交给绕岸?”“对。”“那他以后打算怎么办。”“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他只说要离开蓝溪阁一段时间。”“靠靠靠靠,不行不行,我要打电话去问问老蓝,不能因为输了就离开蓝溪阁啊!”“蓝桥或许是对勾心斗角厌倦了。但他还会回来的。还有电话你就别打了。他这种情况很可能关机了。”“……知道了。”笔言飞挂了电话,可一旁却飘来一句话差点把笔言飞吓个半死:“他输了?”“呃……嗯。是叶神啊。”笔言飞拍拍心口,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我去我刚刚打电话的内容您都听见了?!”“对啊,而且一字不落。”“……”笔言飞表示心累。
  〔叶蓝〕幸运(8)
   许博远把蓝桥春雪塞在口袋里,然后拿着房间的钥匙出了门。他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着。这时,下起了雨。许博远没有进哪儿去躲躲,而是带上帽子继续走。他需要雨水来冲刷一下,帮他冷静一下。呵呵,连天都来嘲笑我。许博远自嘲道,他已经分不清脸上滑落的是雨水还是泪水了。他在路边蹲下来,拿出账号卡静静的看着,然后把脑袋埋到臂弯里去。许博远啊许博远,不就是输了比赛吗,你要这么狼狈。账号卡没了,还能从头再来啊……哭什么啊……许博远眨巴着眼睛,不让眼泪留下来。
  而职业选手那边,本来就一杯倒的叶修看着一帮醉醺醺的人巴不得立马抽身走人。虽然职业选手是不能经常喝酒的,但明天休战一天,再加上蓝雨赢了,还是喻文州请客,一个个几乎都醉的不成样。
  这时候,外头下起了大雨,而叶修正好找机会逃掉。“那啥,下雨了,哥先回去了啊。”叶修抄起一把伞就想走。“老叶老叶老叶你不能走不能走!”醉醺醺的黄少天对叶修喊到:“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队长!!我们大蓝雨的请的客你想这么早走好歹喝杯酒喝一杯喝一杯你有本事抢boss你有本事来PK喝酒啊!!”“哥可是一杯倒。”“所以才要你……唔!?!”黄少天还没说完,就被某大战术心脏堵住了嘴巴。“少天,别闹。你喝醉了,去休息会儿。”“靠靠靠,队长你……”而黄少天现在是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那哥走了,你们要关爱动物,单身狗虐不起。”站在一旁的叶修表示辣眼睛。
  叶修打起伞,走出了饭店。在路上,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蹲在路边。一身浅蓝色的衣服,头埋在臂弯里。当他反应过来时,有点惊讶:这不是蓝溪阁的小剑客吗(嗯,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怎么蹲在路边连把伞都不打。
  叶修走过去,把伞撑在许博远头上,调侃到:“蓝团怎么了,这样蹲在路边。”听到声音的许博远惊讶的抬起头,看清来人后,用沙哑的声音叫了一声:“叶神?”“啧,我说你这是干啥。干嘛大雨天的蹲这里还伞都不打一把。”“心情不好……出来了发泄发泄……”说完许博远便打了一个喷嚏。“你是不是傻啊,发泄有这样的?”叶修蹲下身子说到。。“……”“竞技场输了?”“你怎么知道!?”许博远的瞳孔顿时扩大了几倍,不可思议的望着叶修。“哥这人品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了。”许博远刚想骂不要脸,就又一个喷嚏打出来了。“啧,走走走,回你酒店去,别淋了,到期后淋出毛病。”叶修拉着许博远站起来。“叶神你知道我住哪儿?”“不知道。”“那……”“所以你带路。”“……”
  许博远到了酒店,整个人全是湿答答的,衣服都贴在身上,难受的要死。许博远开了房间,而后面的叶修也要进来。“叶神您不回上林苑来我这儿干嘛。”许博远问道。“小蓝啊……”叶修摇摇头说:“这么大的雨你好意思赶我回去,哥可是给你撑了把伞也湿了一半一半。”“可是……”许博远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叶修就已经走进了房间坐在了沙发上,许博远拒绝都来不及。
  “……那我去洗澡”许博远无奈,拿了衣服就往卧室里走。
  而叶修坐在沙发上,拿出口袋中的一张账号卡,一张没有任何信息的账号卡。
  许博远洗好出来,叶修问:“小蓝啊,哥今晚就睡你这了。你有什么衣服是我穿的下的吗?”“你睡这!?我就一张床!叶神不如我给你打个地铺吧。”“两个男的睡一起怎么啦?”“这……”许博远无奈,只好从自己行李箱里拿出一套衣服,扔给叶修:“这是我最大的衣服了,您老看看穿不穿的下。”“嘛,虽然简陋了点,还是凑合凑合吧。”“你妹!老子给你衣服你还凑合凑合!!!(ノ=Д=)ノ┻━┻”许博远顿时掀桌炸毛。
  叶修洗好出来,就看见许博远坐在床头发呆,眼神空洞洞,仿佛他的内心似的。叶修走过去揉揉他的脑袋,说到:“有什么事你就说出来吧,别一个人承担着。”“很明显?”许博远苦笑着问道。“对,有什么事,跟哥说说。”“呵呵……”许博远苦笑道:“我的账号卡,很快就不属于我了。蓝溪阁这段时间,已经没有我可以站的位置了…… ”叶修不说话,就静静地望着他。
  “你啊……何必呢。明明受伤的是你,何必强颜欢笑。要哭就哭出来吧。”忽然,叶修一把拉过许博远,把他搂在怀里,“哭出来吧,何必给自己这么多负担。”听了这句话的许博远,眼眶顿时就红了,眼泪如打开水龙头般,拧也拧不回来了。
  后来,许博远是哭累了,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毕竟几天没睡好过再加上情绪的发泄。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叶修醒了过来,看了看身边的许博远,还睡得很沉。
  叶修起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去找荣耀女神。正在准备去刷个副本记录,却看见了绕岸垂杨领着一队人准备去刷本。这时,伍晨发了消息过来。叶修把坐标发给伍晨,说到:拉几个高手到这里来,集火那个蓝溪阁的绕岸垂杨。还有,以后只要看到有蓝溪阁绕岸垂杨带的团还是队,不管在哪里,统统给我灭了。
〔叶蓝〕幸运(9)
感觉我的脑洞被学习榨干(望天)
  正文:
   准备带着小队去刷本的绕岸垂杨突然莫名其妙被攻击。“谁?我可是打赢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的绕岸垂杨!有种去竞技场啊!”“呵,赢了挺嚣张的啊。”“君……君莫笑?!”当绕岸垂杨看清来人后,顿时感觉自己完了。叶修是谁啊?联盟的战术大师,手速最高能飙900(是叶修弹钢琴时的手速)多的人,拥有四冠其中三冠还是三连冠的人!可自己也只是一个打败过蓝桥春雪,在网游里算得上个高手的人。但跟这荣耀界顶峰的大神比起来,简直就跟只蚂蚁一样。
  当绕岸垂杨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的角色已经躺在地上了。“赶紧复活啊,你不是要jjc吗?哥陪你。”绕岸垂杨大感不妙,立马拔卡下线。虽然这样会有点丢人,但总比被大神虐死好!
  “呵,竟然玩下线循。”叶修摸出烟想要点燃,但又怕呛到许博远,又把烟抖回去了。然后又在公会频道敲下一行字:伍晨,这几天那个绕岸垂杨,给我盯紧了。
  “咳咳咳……”这时,后边儿传来几声咳嗽。叶修把视线转向蓝河,离开键盘与鼠标,走过去看许博远。
  叶修把额头贴了上去,嗯,不烫。估计是昨晚淋雨感冒了吧。
  叶修静静地望着许博远的睡颜。小青年不知道梦到了什么,眉头紧锁着,长长的睫毛不住的抖动着,想要极力睁开眼睛摆脱梦魇似的。许博远本身就长的白净,但因为昨天淋过雨,秋天暖烘烘的阳光打在他脸上反而使他的脸有些苍白。
  这时候许博远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到蹲在床前的叶修有些惊讶,说到:“叶神?”话说出口他才发觉原来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哟,醒了。”叶修伸手揉了揉了许博远有些乱的脑袋。“……那个,叶神,昨晚谢谢你。”“原来昨晚的事你还记得啊~”叶修调侃到。“我……”许博远刚想要说什么,就被叶修的一根手指头封住了嘴,“撩到了哥,你不打算负责吗?”
幸运(10)
“啥???叶神你什么意思??”我们反射弧很长的小蓝同志一脸懵逼的问道。(真是一秒毁气氛😂)“……哥这是在表白你看不出来。”“跟我表?”“废话,这里除了我俩还有第三个人吗?”“哦……卧槽原来叶神你是个gay!”“……”哎,这人怎么不按套路来啊!!!!第一反应不应该是你竟然喜欢的事我吗?!“哎等等?!叶神你喜欢我?!”这时,许博远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你敢再煞点风景吗小蓝同志,嗯?”叶修将脸靠过去,抵着许博远的额头,两人的距离一下子缩短了不少。叶修温热的气息喷在许博远的脸间,许博远的耳根顿时就红了,想要把脸移开,却被叶修一把捏住下巴。
  “蓝河大大,给个回复呗。”叶修说到。
  许博远沉默不语。此时他脑中十分混乱,突如其来的问题还没让他好好缓一缓。而且,他对叶修的情感也十分朦胧,说不出是什么感受,也说不出究竟是不是喜欢,这个问题,还得给他时间好好思考。
  “那……那个。我现在还没想好,过一个月,我给你答复可以吗?”许博远紧张兮兮的说道。“呵呵……”叶修笑道,“好啊,我可能确实有点唐突了,我等你一个月,给我答案。”说完还顺手揉了揉许博远乱蓬蓬的脑袋,放开了他。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