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蓝桥

全职本命蓝河,本命cp叶蓝。
我有蓝河真绝色
擎伞莫笑待君归
自古红蓝出cp😏
ll本命绘里里,llss鞠莉
开学了不想写作业……严重的开学综合症……
最近作业好像多了,改周更
长篇暂时停更
长篇不整理了
懒。。。
cp@FOREVER_笙箫

〔叶蓝〕又相逢

古风向
以小城谣为背景,有改动。
谢谢 @黑森林 太太点的文,我自己肯定想不到这么好的脑洞
有私设,bug什么的不要在意。
正文:
  因为荣耀又有一个新地方开了,而蓝河却因为与绕岸垂杨起了争执,被春易老派去那儿建立起公会的分布,去那儿发现新人,拉进蓝溪阁,并传授技巧。
  一开始一切都按蓝河的计划进行着,但有一天……厄运的开始。
  当时正逢阳春三月,熏风摇着酒旗茶,花糕盈满了久违的香甜,不懂事的孩子们趁着东风,你追我跑的放着纸鸢;街道的戏台上正婉婉的唱着风月;桥上微风拂过,柳枝也跟着轻轻摆动。
  桥上有位执伞人慢慢走着。
  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微微的喘息声。来人是一位身着蓝色套装的小剑客,一束水蓝色的头发高高扎起,眼睛透彻而明亮。他一边跑一边嘟囔着:“昨晚练得太迟了,今天睡过头了,完了完了,要迟到了。”
  他跑的太急,不小心被石桥边的石块儿绊倒了,他以为自己会摔个狗啃泥,可是却出乎意料的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原本松松扎着头发的发带掉在地上,蓝色的长发散落下来,有一部分落在那人的手上。(画面太美不敢想象🙏)等小剑客意识到的时候,慌忙站起来,脸红的不得了。“那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道完歉后,才慢慢看清来人。那人绑着一条小辫,手上拿着一把奇怪的伞,嘴里叼着根草,一身花花绿绿风骚的(呸我什么都没有说)打扮。
他从地上捡起发带,慢悠悠的开口:“你的?”小剑客愣了一下,抬手摸摸自己的头发:都披下来了。“嗯,是我的,那个我赶时间,可以把发带还我吗?”“哎呀别急嘛。你叫什么?哪个公会的?”“蓝溪阁,真名许博远,别人都叫我蓝河。好汉你能把东西先还我吗?我真的赶时间!”
  哟,蓝雨的,正好坑坑手残和话唠。
“蓝河?嗯……那我叫你老蓝好了。”“……靠我明显比你小!”“哦,那小蓝。”“……你你你把发带给我好吗,我真的赶时间啊!!”“这可不行啊,哥今天被劫了色,你就这么走了,可不行啊。”“你你你你你你……”蓝河的脸比刚才还红,红的都要出血了,“要不这样吧,您给个名儿,你先放我走,到时候我找你,我们再谈谈好不?”“君莫笑,叶修。名儿我给了,但条件不行,哥可是现在就要。”蓝河急了,吼道:“行行行!!你先说,我真的来不及了!”“嘿,行。我要的不多,就一些稀有材料。”叶修乐了,觉得这小剑客一斗就炸毛还真有意思。“开价开价!”“七十二个强力蛛丝。”“行!”“一个白巫女的秘银吊坠。”“可以!”“八个白狼的利齿。”“八个……兄弟你要的太多了吧!!!”“多吗?我还想要十根儿白狼毫呢。”“!!!!!君莫笑你不要太过分!!!”“发带还要不要了?”“……靠,你跟我来。”“行行。”
  蓝河到了练习的地方,那里一堆小白早就等的花都谢了,一个两个叫到:“蓝团蓝团!今天练什么?”“你们等下,我有事。”蓝河对他们温柔的笑了一下,领着君莫笑去仓库。
  他从仓库里拿出材料,给了叶修。
  “好嘞,发带还你。”叶修说到,顺便还看了一眼蓝溪阁里的人。嗯,那个在抢怪的挺不错的。
  君莫笑走后,系舟过来了,问道:“蓝河,你今天怎么这么迟啊?头发怎么还散的?”“啊……今天绊了一跤,发带散了,碰到了个麻烦人……”说着,蓝河把头发扎了起来。“就刚刚那个?他是谁?”“君莫笑,真名应该是叶修。”“叶修?这名字没听说过,跟刚退役的叶秋大神好像。”“对啊。但怎么都不肯能是一个人吧。叶秋大神怎么会这么不要脸。”
  而有了这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蓝河小天使在被叶修调戏的路上越走越远。
  每次看到君莫笑都特别无奈。抢材料,抢boss……
  而蓝河在知道叶修就是叶秋大神的时候特别惊讶,啊……我我我之前说什么来着……
  后来,君莫笑建立了公会,而蓝河就被派去做卧底,名叫绝色。
  各个公会去做卧底的基本被叶修识破后都回去了,唯独蓝河还留在那儿,他觉得勾心斗角什么的太累了,想暂时在这儿鬼混一会儿清静清静。
  当时正直冬天,蓝河闲着被叶修拉去切磋了一下之后,也不知道他是否看出来自己是不是卧底,暂时先就在那儿了。
  蓝河闲着无聊,就在兴欣那里绕来绕去,无意间走上了桥。桥上雪铺的厚厚,走起来有一声声若有若无的闷响。蓝河蹲下身,把雪揉成团,朝树上打去,不满的嘟囔着:“二笔这个二缺,当个卧底还要坑我。说什么扮成女的不容易被发现的几率才高。瞧这裹着的,多难受……”这一蹲一打,蓝河头上的金雀钗掉到了雪地里。“真麻烦,随便弄弄这破玩意儿都要掉。”蓝河伸手去捡金雀钗,但还没碰到,一只骨节分明,手指修长的手将金雀钗拾起。蓝河皱了皱眉,站起身,看到是叶修,说到:“叶神……”“哟,小蓝啊。来哥这里当卧底,胆子不小啊。”“!你怎么认出是我?”“猜的。”“猜有这么准?”“蓝溪阁我就认识三个剑客,最有可能的就是你。”“……”“我说小蓝啊,你当个卧底不用这么拼吧。还扮成女的,啧啧……样子太娇艳了~”叶修说着,把蓝河拉进怀里,在他耳边呼着热气。“要不是二笔这么二缺我会打扮成女的啊!!!还有把东西还我!!”蓝河老脸一红,一把推开叶修,叫道。“噗……这可是女孩戴的东西你也要?”叶修说着,把金雀钗插到蓝河的头发中。“既然来了,就别走了呗~”“你妹哦!!我生是蓝溪阁的人,死是蓝溪阁的鬼!”“嗯……当卧底的总该有惩罚吧~”“你你你你你……要干什么!!!材料没有!!!人也没有!!!”“哎别急啊,哥只是要你在这里当个几天保姆~”“滚滚滚!!!保姆个屁啊!!!你要买菜烧饭自己找人去!!”“唉不是啊蓝河大大,这不公会才刚建立啊,小白太多,帮哥管管呗。“没空!”“那你还在我这儿干嘛?”“无聊!”“那就帮我管公会呗。”“为什么!我不!”“因为你无聊啊。”“……好好好,多久。”“几天就可以了啊。”“哦……那就好。”蓝河虽然这么说,但内心却有些小失落。
  我以为你会一直把我留下来。
  但你没有。
  然后蓝河就在这里老实耿直的干了几天。直到第五天,蓝河收到蓝溪阁的消息,招呼也不打,离开了兴欣。
  原来我们的缘分也就短短五天而已。
  后来,蓝河主动把分区会长的位置让出来了,回了神之领域。
  而叶修却带着兴欣,往越来越高的地方走着,直到登到顶峰,加冕成王。
  而蓝河,还是那个蓝河。
  蓝溪阁的小剑客。
  叶神,等你走到巅峰时,还会记得那个蓝溪阁的小剑客吗?
一年后。
  叶修拿到冠军之后,便退役了。
  其实,他还有一件事。
  去找蓝河。
  自从蓝河离开兴欣,回了神领之后,叶修怎么找,都找不到了他。
  直到向蓝溪阁的某位心脏打听之后。
  又是一年春天。
  又是似曾相似的景色。
  蓝河匆匆忙忙的跑上蓝桥,骂道:“二笔这二货,知道我今天要带团还拖着我练习。迟到了都是拜你所赐!!!”说着说着,没注意脚下,磕了一下。
  妈呀,这回糗大了。
  但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来。
  蓝河直起身子,但面前的人并没有放开他。蓝河不住睁大了眼睛,“你……你……”“怎么,不记得我了小蓝。”叶修笑到,“哥可是记得第一次相见你也是以这种方式啊。”“叶神你还记得我啊!”“怎么会不记得,哥可是找了你好久啊。”叶修伸手敲了敲他的脑袋。“你找我??又要稀有材料?!不不不不我们公会没有!!”“噗……哈哈”叶修轻笑着,撩起蓝河的头发,说道:“哥要的只有你们蓝溪阁有。一个许博远,不知你给不给。”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
  有燕双双傍青檐,
  翠幕绕堤 深深浅浅 恍见当年。
  柳叶儿弯弯拂水花儿转,
  水花儿转转着小船儿摇,
  小船儿摇摇过蓝桥下。
  蓝桥之上,伞下,二人影子合为一个。
  end.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