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蓝桥

全职本命蓝河,本命cp叶蓝。
我有蓝河真绝色
擎伞莫笑待君归
自古红蓝出cp😏
ll本命绘里里,llss鞠莉
开学了不想写作业……严重的开学综合症……
最近作业好像多了,改周更
长篇暂时停更
长篇不整理了
懒。。。
cp@FOREVER_笙箫

NO.1【叶蓝师生三十题】请假

这跟第一章是有前后关系的(/^-^(^ ^*)/
题目似乎,并没有和文章有太大的关系。
正文:
  早上,阳光从书房的落地窗里打进来,让床上正对着落地窗的少年感到有些刺眼。他揉了揉眼,想翻个身继续睡,但一翻身就是枕边人温暖的气息,而腰上酸楚感,让他想起了羞人的第一次,立刻就红了脸。
  旁边的人手肘撑着脑袋,见许博远醒了,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道:“醒啦?”“嗯……”许博远晃了晃脑袋,把埋进叶修的怀里,撒娇着:“我累……”“看来是昨晚把你折腾惨了啊。”“……滚!老子早知道不来你家了!”“班长,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卧槽?!”许博远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这一看不要紧,日了狗了,七点半了!“没事没事,你迟到了给哥亲一个哥就放过你了。”这时候叶修还不忘调侃。“你TM滚蛋!”这时间瞬间把许博远的睡意都赶走了,他撑着身体想起来。
  “嘶……”但刚刚坐起来,许博远就感到腰上痛的要死。
  “怎么了?很疼?”听到许博远的叫声,叶修立刻就把目光转向了他。
  “嗯……靠!都怪你,今天还有体育课!痛死了……”许博远幽怨的小眼神直直的望着叶修。满脸都是“全都怪你”的小心思。
  “噗……”叶修看着许博远这副表情,忍不住笑出来,“好了好了,哥今天帮你请假。”说完,起身穿衣。“可是我早上还要收作业……”“嗯?你这样还想去学校?”叶修挑了挑眉“腰不要了?”许博远的耳根子瞬间就红了,抄起一个枕头就像叶修扔去,“叶修我日你大爷!”叶修闪了闪身。“可现在是哥日你啊。”“你滚滚滚滚滚!!!!”“小远啊,满嘴飙脏话,期末评定三好学生还想不想要了?”“我……好好好我斗不过您这尊神!”“嗯?”“去上你的班吧叶老师!”“可哥上的是你啊。”“……”许博远躲进被子里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并不想理叶修。
  “好了好了,别闹脾气了。客厅里还些面包,你待会儿当早饭吃吧。有事打电话给我。”叶修系着领带说道。“嗯”许博远躲在被子里闷闷的说道。
-----分割线-----
“哎哎哎现在都几点了?班长还没来?”
“好事呀!班长不在老师不在随意吵!”
“哈哈哈我也这么想。”
“话说班长今天不正常,七点四十了还没来。”
“叶老师呢?”
“叶老师常常迟一点迟一点你还没习惯啊?说不定躲哪儿抽烟去了。”
“作业没人收2333哎那边那个作业借我抄下。昨晚通宵打荣耀了没写。”
“巧了,其实我也没写。平常都偷偷拿班长的。”
“哎!大春!作业借我下!”
……
这时,正在班里正闹得热火朝天,该聊天的聊天,该补作业的补作业,该抄作业的抄作业。
  这时,叶老师叼着根没点燃的烟进了教室。
  “哎呀大春你作业的准确率有没有保证啊,如果抄上去全错我这个英语渣可经不起折磨……(balabala)”
  全班顿时静了下来,唯有笔言飞还在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二笔……”梁易春用手肘捅了捅笔言飞。
  “怎么了怎么了?又不是老叶来了。呃……叶老师!!不不不我刚刚什么都没有说!!!”笔言飞在看到讲台上的叶修时顿时懵了。
  “哦,这样啊。那先回座位。”叶修皮笑肉不笑的盯着他。
老叶这表情我们药丸!
全班心里哀嚎。
  “作业拿出来,我来收。”
“?!我靠,我还以不收了?!”
“完了完了,昨晚没写今天又没抄。”
叶修话音一出,下面好多没写作业的都在窃窃私语。
  “今天作业没写或者抄的下课都去哥办公室。”叶修边收着作业边说道。“不来的后果自负。”
  “那个,叶老师,班长呢?”这时,班里有个女生站起来问道。
  “他今天身体不舒服,请假了。”
  -----分割线-----
中午,叶修办公室里。
  “说吧,抄作业怎么罚。”叶修懒懒的摊在椅子上问道。
  “这个……那个……”叶修年前一群人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
  “每天早上作业抄谁的?”
  “班长来的比较早,总是会出去一段时间。我们都是抄他的。”
  叶修沉了沉脸,说道:“呵,都长本事了啊。既然你们都说不出罚什么,那我来罚……”
  这时,叶修的手机零响了,叶修皱了皱眉,拿起手机,一看来电人,立马接听了:“喂?小远,什么事?”
  小远?谁是小远?我艹!老叶手上的戒指!
  被叶修忽视的一行人顿时黑人问号。
  手机中传来少年干脆利落的声音,只可惜听的不是很清楚。
  “嗯。好点儿了没,好,那我现在回来。”
  叶修挂了电话,对现在那里一脸懵逼的一群人说:“哥先回去一趟,你们等着,谁敢逃试试。”
  说完,抓起外套抖出一根烟就出了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虎视眈眈望着叶修走远后的一群狗仔,立马跑出办公室,跑进班里叫道:“日狗了日狗了!你们一群八卦心这么强的女友粉就没有发现老叶手上的戒指吗?!”
  “戒指?!叶老师呢?”
  “走了走了!我们被训的时候有个圣人打电话过来,老叶叫他小远,不知道是谁!!”
  “远……远……远?!我靠全班就只有许博远一个人有远肯定就是许博远啊你们反射弧不至于这么长吧!”
  “唉??!!”
-----分割线-----
  叶修从食堂弄了点东西回来,打开卧室门就看见许博远还在床上“躺尸”。
  叶修在床边坐了下来,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道:“起来吃午饭啦。早饭吃过了?”“嗯。”许博远勉勉强强做起来,接住叶修递过来的碗。
  “那个,你在学校里有事情吧,我还突然打电话过来。”许博远嚼着虾饺,含糊不清的说道。“没事,罚人呢。”“罚人?”许博远咽下嘴里的虾饺,问道。“可不是,一群小崽子抄作业。”“嗯?可是我平常收的时候都是写完的啊。”许博远又塞了一个到嘴巴里,说道。“还不都是抄你的。”叶修轻轻敲了敲许博远的脑袋。“我的?”“你早上不是都要来我这里一趟吗?”“所以这怪我啊!!!咳咳咳咳……”许博远炸毛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别噎着。”叶修拍拍许博远背,给某人顺顺毛。“还有那个,老师啊,这个……”许博远指了指昨晚叶修带在他无名指上的东西,问道。“哥就这意思呗。以后到哥家来住吧。”“嗯??!学校有规定说能带吗?”“你说有没有?”“好像没吧……”“那就是能带了。”“……好吧。”“那你慢慢吃,哥去学校了啊。”“嗯。”许博远嘴里塞满了东西,含糊不清的答到。叶修看着许博远这副小仓鼠般的样子,忍不住戳了戳他鼓起的脸颊。
  许博远一脸嫌弃的拍来了他的手。
  叶修回到学校的时候,是下午第一节课零刚打。
  班队课啊,没关系。
  叶修走进教室的,耳尖的听到了几个八卦的女生在讨论他和许博远的事。
  “上课了没听到?”叶修冷不丁来了一句。该闹的,改吵的全部都安静下来了。
  “哥就讲几分钟,有问题的快问,问好了自修。都大一了,没啥好讲的。”
  而此时叶修的几句话,和隔壁班黄老师传来的长篇大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叶修皱了皱眉,走出教室,对隔壁班喊了声:“黄话唠,悠着点儿。”
  “我去老叶小爷教育学生还要你管啊我跟你讲这是不厚道真不知道小许是怎么忍受你的你要不要脸要不要脸要不要脸……(balabala此处省略一千字)”
  黄老师话还没讲完,叶老师就回了教室关了门将黄老师的垃圾话统统隔绝在外。
  而此时班里几个耳尖又腐的已经从黄少天的话里听取了有用的信息了。
  “今天抄作业的就先不留了,我家里有事,但是”叶修看着下面一片欢呼的悠悠的说道,“今晚作业翻倍。”
  然后下面抄作业的一阵哀嚎。
  “以后再发现抄作业的都这样。好了你们还有要问的吗?”
  “老师老师老师你手上的戒指你有对象了吗!!”
  “叶老师叶老师听他们在办公室里的几个说给你打电话是不是许博远啊!!”
  “这个啊”叶修笑了笑,“是不是真的,你们自己去问问不就知道了吗。”
end.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析
好吧好吧我写的三十题前面几回是有些连贯性的😂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