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蓝桥

CP@FOREVER_笙箫
主叶蓝
全职叶蓝ONLY
目前主写的只有叶蓝其他cp还在尝试ing
成为开学之后的周更文手
ky绕道走(。ì _ í。)

【叶蓝】【蓝河生贺】生日闹病?哥再补你一个好了!

迟来的生贺
小蓝生日当天真的没时间写
话说那天我是快2点才睡的好像。。
私设同城
顺便小蓝生日快乐虽然生贺迟了几天
正文:
  又是一年,蓝河的生日快到了。
  蓝河跟叶修在一起的第二年。
  去年蓝河过生日,一个蛋糕,一个简单的祝福。
  今年12月,两个人都很忙,快新赛季了,叶修忙着给战队做指导,而蓝河忙着公会的事,每天不是叶修大半夜回到家,就是蓝河公会里的事忙到一二点才上床,两人的交流自然没有多少。
  这些天蓝河睡在床上时不是感觉身边空荡荡的心赌的慌,就是叶修即使在身边都不能说说话而闷的心烦。
  而这时寒冬腊月的,正好赶上大冬天的,感冒什么的小毛小病的是免不了的。
  最近蓝河总是脑袋昏昏沉沉的,总是还咳啊咳,估摸着是感冒了。
  其实他非常想在叶修回来时去跟他寒暄几句,哪怕是被气上天也好。
  他不是不想,是怕,怕打扰到他休息。
  他知道叶修每天忙着战队的事很烦,不好意思去打扰他。
  但是他没有考虑到过自己,每天忙里忙外那家里的事还要管公会,甚至想说上几句话都要经过思想搏斗。
  其实,真正累的是他。
  可他却一只倔犟的憋着,他一直希望叶修抱抱他,聊聊天就好,没有太多的奢求。
  【老叶!系统催你上线哄媳妇啦!】
  蓝河生日的前一天晚上,叶修回来还算早的,但蓝河其实已经有一点烧了,很早就躺下了,睡得不省人事。
  而在叶修拍走了一身寒气爬上床转身搂住他的时候,蓝河自然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第二天早上醒来,蓝河拍了拍身边的被子,结果,一拍就扁了。
  果不其然,去战队了。
  蓝河望了眼日历上“十二月十四日”用红笔圈上去的日期,不觉得心里有些难受。
估计他是忘了吧。
得,一个大男人我扭扭捏捏难受个啥,又不是女孩子家家多愁善感。罢,只是我一厢情愿。蓝河心里想着,给自己找理由开脱一点。
  早上蓝河揣着钱包去买早饭话说出口时,才发觉自己一口清脆的嗓音变得沙哑不已。 脑子也有点昏沉沉的。
  蓝河吃了早饭回到家后,吃了几片润喉糖带了一个口罩便去上班了。
  到了蓝溪阁的工作部里,笔言飞跟春易老早到的早就把空调开起来了,所以蓝河一走进去就暖洋洋的。
  蓝河刚进去的时候笔言飞正在跟春易老耍嘴皮子,一看到蓝河进来了,立马就撇下春易老把一个夜雨声烦的限定手办塞进他怀里,怪里怪气的叫道:“老蓝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噗……”蓝河笑了出来走过去捂住他的嘴:“别唱了别唱了,我嗓子已经废了你再唱下去耳朵都要废了!”“哈??”笔言飞听了蓝河的声音又开始打嘴炮:“老蓝你今天生日你嗓子还哑了?来来来我帮你泡杯茶。”说完屁颠屁颠跑去倒茶了。
  春易老倒是没有笔言飞这么神经。
  “蓝桥,生日快乐。给,这是我去战队亲自问黄少要来的签名。还有,身体不舒服最近不要太勉强。”
  “哇哇哇!大春我爱你!!”蓝河接了一个礼物走过去就给春易老一个熊抱。
  “别别别,你放开。”春易老十分嫌弃的推了推蓝河,说道“别叫了别叫了,再叫你嗓子真得废了。”
  “就是”这时,曙光玄冰阴阳怪气的从门口探出脑袋,坏嘻嘻的笑道:“你这么清脆的嗓音就应该用在你跟叶神干羞羞的事上~”
  “对啊对啊。”入夜寒跟曙光玄冰一唱一和:“你刚才要是抱着大春被叶神看见了醋坛子打翻,估计你跟大春都不好过嘿嘿嘿”
  “我靠!”许博远把东西放在办公桌上,跑过去就要打人。
  “哎哎哎,别别别,你打下来黄少的脸可就不保了。”曙光玄冰慌忙从背后拿出抱枕放到脸前,而入夜寒一手搭着曙光玄冰,把蓝河的生日礼物拿出来,说道:“别叫啦!再叫嗓子真得废啦!”
  蓝河看着面前的两人莫名方,尴尬的笑了笑:“嘿嘿嘿我刚刚干啥来着。”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生日快乐哈老蓝,礼物拿去吧。”
  “其实”这时笔言飞走过来把泡好的茶端过来给许博远,一手搭在蓝河肩上,一脸滑稽的笑道:“其实我本来为了老蓝的‘性福’想送那个来着,哎呦卧槽!老蓝别别别我错了!!!”
  笔言飞话没说完,就被许博远狠狠的揪着耳朵。
  “好了好了”许博远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还有工作要做不闹了不闹了。”
  “哦”本来还想搞事的笔言飞只好回到办公桌上去,嘀咕道:“没办法没办法,今天寿星最大。”
  “哎,待会儿拉着老蓝出去嗨吗?”笔言飞坐下来后用手肘戳了戳一旁的曙光玄冰。
  “你认为蓝桥家那位会吗?”曙光玄冰一脸“你是智障吗”的表情望着笔言飞。
  而蓝河带上耳机登上号之后心里不忍的失望:朋友都把我生日记这么牢,你呢……
  中午过后,蓝河无力的趴在桌上,脸上有着不正常的红晕,脑袋疼得要命,喉咙痛的仿佛被撕裂。
春易老最为细心,发现了他的异样,走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皱了皱眉。
“蓝桥,你发烧了,回去休息休息吧。”
  “嗯……”许博远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勉勉强强站起身。
  “蓝桥要不我送你回去?还是你叫叶神来接?”
  “不……不用了”蓝河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不用麻烦他。”
  说罢,走了出去。
  蓝河一路昏昏涨涨的,到家后衣服都没脱立马躺床去了。
  青年的脸色红的不正常,全身滚烫却不见出一滴汗。
  蓝河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叶修将冰冷的手掌贴到他额头上的时候。
  这一觉他睡的很是不安稳,他迷迷糊糊梦到了叶修。
  他努力向他跑去,可怎么也抓不住他。
  感到额头上冰冷的手掌和熟悉的烟草味儿时,蓝河死死像救命稻草似的死死抓住了他的手,那双手不断的颤抖的手,显得是那么虚弱无力,那么希望关怀。
  蓝河的脸颊异常的红,眉头紧锁,双鬓流出的泪水缓缓打在枕头上的样子令人揪心。
  叶修看着蓝河,心里不住的心疼,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安抚着他。
  这一摸不要紧,叶修感到蓝河的脸摸上去感觉都是硬邦邦的骨骼,比前段时间还要瘦。
    折腾了一会儿,蓝河总算是醒了,叶修立马把他抱进怀里,问道:“又瘦了?”
  “唔……嗯……”蓝河刚睡醒意识根本就没有多少。
  他拉开蓝河,拨了拨他额前的碎发,说道:“烧这么厉害怎么不告诉我?”
  “啊……”蓝河这么总算反应过来了,把脑袋埋进叶修怀里,小声地说道:“我怕打扰到你。”
  叶修又可气又好笑,敲了敲他的脑袋说道:“小蓝啊小蓝你图的什么啊。生病了就说啊,害哥本来想打个电话祝你生日快乐你好久没接直接吓回来了。”
  蓝河睁大了眼睛,说道:“你还记得我生日啊……”
  “你是不是真傻啊”叶修皱了皱眉,又给敲了敲他的脑门儿:“你的生日,哥怎么回忘呢?”
  “别……别敲了,头晕……”蓝河趴在叶修身上软绵绵的说道。
  “好了好了,烧这么厉害,哥送你去医院打打点滴吧。”
  “嗯……”
  两人出来时,已经临近一点了。
打好点滴后做在出租车上,蓝河歪着头靠在叶修身上。
  在蓝河迷迷糊糊不在意的时候,叶修把一个冰凉的银环套到蓝河手上,轻轻说道:“生日快乐。”
  “你……”蓝河着手上的戒指,上面还刻着“YE XIU”几个字母。
  “怎么样?还喜欢吗?”
  “你个混蛋……不算不算,我生日都过了”蓝河把头埋进叶修怀里,叶修明显感到了胸前有温湿的感觉。
  “那哥补偿你。”叶修揉了揉蓝河软软的发旋说道:“下周哥请了假,一起出去玩玩儿吧,算是补给你生日了。这些日子,委屈你了。”
  “……你说的当真?”
  “当然了!”叶修拍了拍蓝河的背说道:“既然错过了你的生日,哥花一周给你补回来。”
end.
【前方司机】:辣!眼!睛!谁来把这两人脱出我的车!
话说还有人吗……

评论(6)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