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蓝桥

cp@半夏、微凉
文章不要转出lof
主吃叶蓝/锤基/铁虫/忘羡
暑假回归,最近备考停更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叶蓝ABO】秘密〔6.7〕

@慧子silence 点的文
我自己看着都觉得有些太淡了【笑cry】
6主要是给下文写点铺垫,如果嫌淡可以直接看7
2333在写个几章估计就到正轨了
正文:
   【6】
在许博远怀着球的期间,许父许母几乎把一切电子产品都禁了:手机,电脑,笔记本……
  许博远成天盯着几本omega孕期孕后必备事项脑袋都疼了。
  许博远摸了摸肚子里怀了六个月大的孩子,心里不禁一阵烦躁。
  现在几乎每个晚上肚子都会疼得要命,现在甚至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清楚。而且孕期没有A的安抚,相对来说情绪波动会很大,而且对胎儿也不是好事。
  “哎……”许博远微微叹了口气,心里默默吐槽前三个月没有A的日子0怎么过来的。
  生,生个大爷的生……
  荣耀没得碰,QQ没得上,简直就是地狱般的生活!!!
 

“喂,我靠怎么又是你啊老叶老叶老叶老叶老叶老叶!!!!你有完没完啊!!!都说啦你自己标记了人你自己去找啊!!!!你已经追着我们队长快半年了!!!!”

“因为是你们蓝雨的员工嘛,哥不找你们找谁?”

“喂我说老叶是我们大蓝雨的不代表我们一定就知道啊!!!!”

“那你们至少也有个名儿啥的嘞?”

“不不不不,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靠靠靠靠!!!队长队长你干嘛手机给我……”

叶修听写手机里黄少天越来越轻的叨叨,不禁感叹:“啧啧啧,道高一丈魔高一尺。”
 
“前辈,不好意思。少天又把手机拿去了^_^”

“……”

“哥还是……”

“前辈,可能有点着落了。”叶修话还没说完,就被喻文州接去了。

“嗯?”

“啊,是这样的,今天经理找我,我顺便向他问了下公会那儿的情况。说是公会部的小许请了假。”

“小许?”
许,会是他吗?

“嗯,许博远。”

叶修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找了这么久的人,原来一直在蓝溪阁吗?

思念,冲动,歉疚,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小远……

许博远那张被夕阳染红的脸,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那他人呢?你们总该有点信息的吧?”

“在哪我不清楚,蓝溪阁那儿也问不到什么,说是请了孕假,然后网游QQ之类的都联系不上。”

“孕假?!”

“嗯。没错。”

“……你们一点消息也没有?”

“不好意思前辈,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好吧,谢了文州。”

“哎……”叶修叹了口气,心里很是厌烦,到头来,竟然把自己小时候一直护着的小鬼给标记了。
“我说队长队长队长,蓝桥就是小许你怎么不告诉老叶啊?”
  蓝雨的训练室内,黄少天半靠在桌子上对自家队长进行嘴炮攻击。
“船到桥头自然直,感情这事,急不来^_^”喻文州笑得一脸心脏。
“……”黄少天乖乖闭了嘴,觉得自家队长可能知道什么不得了的事。
【7】
夏天的雨总是来的猝不及防,房里的电脑闪着与黑夜格格不入的光,一只骨节分明,指甲修得十分圆润的手一直在敲打着键盘上字母有些淡然的按键。
  “呼……”
  一股青烟在空气中缓缓散开,叶修轻轻呼了一口气,耳机里传来某人喋喋不休的声音。
  “我靠怎么一直连输啊!!!老叶老叶老叶再来一把再来一把!!!你今天状态好的出奇啊!!”
  “就你们队长那性格,肯定还有什么没告诉我呢,所以呢,少天大大,从你开刀喽。”
  “靠!感情你是找我套话呢!!来!为我们虚假的友情干杯!”
  “得,少贫了。打都跟你打了,总该告诉我点儿什么呗?”
  “再来一局!!!”
  “别闹。”
  “好好好,那我告诉你一点点!就一点点啊!!到时候被队长知道了,我第一个就把你卖出去!!”
  “嗯。”
  “其实啦,那人其实跟你关系很近啦!虽然可能没有我们那么深厚的友情,但是跟你交情啦是很深的……”
  废话,我带了几年的小鬼跟我关系能不近吗?叶修心里默默吐槽着。
  “还有吗?”
  “蓝溪阁的!”
  “……废话!你们蓝雨的工作人员不是蓝溪阁的难道爬墙来我们兴欣啊?”
  “也是哦。就这些啦!来来来,老叶再来PKPKPKPK!!”
  “不了,有事。”
  “哎我说老叶老叶老叶老叶老叶老叶你这就很不厚道了!!!快点跟我继续PKPKPKPK……”
  叶修伸手摘下了耳机,点开了好友列表。
  蓝桥春雪……
  好久没看他在神领打boss带团了。
  说到底,还是挺想这小剑客的呢……
  一撩就炸毛的性格很是可爱,跟十几年前的小鬼性格,要说像,是大同小异,说是不像,见到他就抡着剑砍的性格跟小哭包的性格相差甚远。
哎……
叶修又点燃了一支烟,缓缓的青烟带着他解不开的心事。

而另一边,

许博远正抱着一杯热牛奶坐在卧室落的书桌上,看着玻璃窗外倾盆大雨入了神。
  下着雨的夜晚,天空中乌云片片,看不到一颗明亮的星星,跟许博远此时的心一样,心里乌云片片,可那一束救赎的曙光迟迟不肯打下。
  许博远拉开书桌前的小抽屉,拿出了一本小本子。
  心里久久不愿意面对的感情和从来不愿意深入的秘密,都藏在那本本子里。

“唔!”
  肚子一阵阵痛,许博远惊到了,立马把把本子塞回了抽屉内,立马放下牛奶躺倒床上。
  “靠……又来了。”许博远头上冒出一颗颗冷汗,双手无力的护着肚子。
  要是,有个Alpha在身边多好……
  “呵……”许博远自嘲的笑了笑,当初可是自己丢下Alpha自己狼狈的逃离的。
  不可能的吧。

“唔……这是啥呀?日记簿?老爹死也不给我碰的就这玩意儿?”
五年后,一只简直称得上是缩小版的叶修正趴在床头,手上拿着一本本子,不满的嘟囔着。
TBC.
  几天没更的我忽然回来诈尸![开玩笑的😂]
这篇卡了好久来着😂

评论(9)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