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蓝桥

CP@FOREVER_笙箫
主叶蓝
全职叶蓝ONLY
目前主写的只有叶蓝其他cp还在尝试ing
成为开学之后的周更文手
ky绕道走(。ì _ í。)

【叶蓝ABO】风筝[520番外]

终于肝完了,我从八点半开始写的哎
放大刀前面我们还是先来磕个甜饼_(:D)∠)_
一些私设戳个人页面风筝一二
正文:
  “咔嚓”

  正午的太阳正大着,随着钥匙转动的声音,门被打开了,一个星期多没有回家的男人在门玄关处蹬掉了鞋子,穿上门口摆的一双灰色鞋子——上面还印着一只狼。

  男人狠狠吸了几口家的味道,发现自家的omega并没有在客厅。

  叶修抖了抖衣服,天气实在是太热了——没开空调真的热的受不了。

  没在客厅,那小家伙一定是在卧室了。

  叶修轻轻打开卧室的门,发现一股凉气凉气扑面而来,蓝河没有躺在床上,而是蔫儿着脑袋抱着枕头摊在沙发上。

  “小蓝?小蓝?醒醒?”

  叶修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脸蛋,意外的很烫,脸上还有两抹红晕。

  “嗯……?叶修……”

  因为叶修的手有些冰凉,蓝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往他手上蹭了蹭。

  叶修皱起了眉头,看了一眼开着的电脑屏幕和桌上堆着的泡面盒子,立马知道怎么回事儿。

  叶修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打横抱抱起蓝河,把人直接抱到床上。

  蓝河迷迷糊糊的,两只腿晃啊晃,把一只蓝色的白兔拖鞋晃掉了。

  叶修把一只鞋子拿过来,把另一只拿掉,轻轻给蓝河盖上棉被。

  室内温度如此的低,蓝河身上却滚烫滚烫的不见一滴汗,叶修看了看放在床头上的遥控器,眉头拧的更深了。

  ——19度。

  估计他不在的这几天都这么弄,天天蹲在空调房熬夜啃泡面,不生病可是见了鬼了。

  叶修俯下身子,把额头抵在蓝河的额头上,温热的呼吸喷在omega带着浅浅咬痕的脖颈之上。

  烫。

  叶修起身,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张嘴。”

  叶修轻轻捏捏蓝河的脸蛋,让迷迷糊糊的他想开嘴巴。

  蓝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张开了嘴巴。

  叶修把温度计塞进了他的嘴巴。

  末了,叶修取出温度计——38.9。

  叶修的眉头锁得更深了。

  “叶修……”

  “别生气……”

  床上的小白兔似乎感受到了叶修身边的“黑气”,想要伸手抚平叶修的皱起的眉头。

  “唔……”

  叶修擒住那只小手,轻轻在食指上咬了一口,蓝河吃痛,闷哼了一声。

  “睡吧。我帮你找点儿退烧药。”

  叶修没有回答,把蓝河塞进被子里,把空调温度调高了几度,反身去房间柜子里乒呤乓啷找退烧药。

  相处了快四年,前三年几乎叶修脸上的愠色都很少见到,坦开心意之后蓝河一直都被Alpha宠着,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叶修这样。

  我是不是惹叶修生气了……

  蓝河翻了个抱着被子,往有Alpha味道的枕头上轻轻蹭了蹭,委屈的想。

  只是生个病嘛……

 
  小嘴嘟囔了几句,还是睡过去了。

  叶修翻箱倒柜终于找了一瓶。

  还好还好,没过期。

  叶修转头将药瓶子放桌上时,发现omega已经睡了过去。

  ——算了,晚饭吃好再给他吃吧。

  叶修将泡面桶扔掉,关掉了电脑屏幕,才懒懒的拖着衣服去洗澡。

清亮的水滴打在叶修身上,努力平复着自己内心略微的怒火。

  气什么?

  叶修不是轻易生气的人,平常都是给人一种温和随意的感觉,对于蓝河,更是没有露出过差脸色。

 
  气他总是为了工作不管好自己的身体。

  气他在自己去打比赛前对自己喋喋不休却对自己的身体不在意。

   对自己也有点气——比赛期间如果多打几个电话问问他就好了,虽然生活规律这种东西,自己也不是很好。

  叶修穿着衬衣,擦干了头发坐到了床上,看着皱起眉头的omega。

  哎——

  真不让人省心。

  叶修把空调叶片往上掰了一点,躺在了床上,轻轻搂住生个病都不安分的在踢着被子的人。

  “别闹。”

  叶修拉了拉被子,或许是因为一周都没有闻到Alpha身上特有的烟草味儿,蓝河也不闹了,像只白兔一样乖乖的蜷在他怀里。

  叶修把头埋进小白兔的颈窝中,吸吮着他后颈上淡淡的柠檬香味儿。

  哎,小蓝的味道就是好闻。

  omega熟悉的气味让叶修紧张了一个星期的神经放松了下来,心中的怒气略微散去。

  但越是这样乖巧的omega,叶修越不想让他病着伤着,自从上次分了以后蓝河出了事,叶修就越发的不想看到他受伤——Alpha强强的保护欲占有欲爆发了出来。

  回家后就看到了不听话的小白兔因为过度劳累病着了,心胸当时就烧起了一股熊熊的火。

 
  当某只不听话的白兔醒来后天边已被夕阳染红,他摸了摸身边——叶修不在。

  果然是生气了啊。

  蓝河有点委屈的撇了撇嘴。

  正在蓝河抱着棉被胡思乱想时,叶修“咔嚓”一声打开了房门,端着一碗粥进来了。

  男人轻轻坐在了他的身边,却呡着漂亮的嘴唇不讲话。

  “张嘴。”

  叶修舀了一勺送到蓝河嘴边,蓝河乖乖的张开了嘴巴咽了下去。

  平时两人吃饭都是有说有笑的,但是今天一碗粥吃完了,除了叶修一开始的“张嘴”,两人一点交流都没有。

  叶修把碗放在了旁边,拧开了药瓶。

  “……不……不吃药……”

  叶修把杯子递到蓝河嘴边时,蓝河却拉着被子开始躲啊躲,硬是不肯吃。

  ……

  生病了人是不是也会更任性。

  叶修叹了口气,把药汁吞进嘴里,直接碰上了蓝河的嘴,把药渡进了不安分的小兔子嘴里。

 
“啧啧,还挺苦的。”

  叶修咂咂嘴,倒了杯水递给蓝河,随后端着碗出去了。

  当反射弧很长的小兔子捧着水发呆时,才发现刚刚的药是怎么喝下去的,立马红了脸。

 
  夜晚,外边儿起风了,降温了。

  而叶修一直背对着他的omega,没有转过身。

 
而后来,他是被枕边人轻声的呻吟声吵醒的。

  “怎么了?”

  叶修终于转过了身子,露出了今天最温柔的神情。

  “抽……抽筋……”

  蓝河吸了口冷气,断断续续的说道。

  “哎……”

  “让你瞎闹腾,抽筋了吧。”

叶修轻轻把人转过来,拨了拨被汗水浸湿的刘海。

  “左腿还右腿?”

  “左腿……”

  “这里?”

  “嗯……”

  叶修轻轻揉起了小腿上蓝河抽筋的部位,身下的人渐渐不抖了,温顺的趴在他的怀里。

  “下次还这样折腾了?”

  叶修戳戳他的脑袋,语气终于软了。

  “不了……”

  “我错了……别生气了好不好……”

  蓝河抱住他的腰,撒起娇来。

  哎,栽了终究是栽了。

  “不气了不气了。下次再这样……你第二天就不用想着起身碰电脑了。”

  叶修揉了揉蓝河的头发。

  “……”

  叶修看了眼闹钟。

零点了。

“零点了呢……”

  “520快乐啊……蓝。”

  “嗯……520快乐。”

  “你今天烧退了,正好降温了,想放风筝吗?”

  “都立夏了还有风。”

  “降温了嘛,会有的。”

  “好啊。”

  下午。

  穿着蓝色衣服的小青年正拉着风筝在草地上跑啊跑啊,风筝随着风越飞越高。

  “卧槽!”

  蓝河脚下一绊,正以为要摔个狗啃泥,却落入了一个熟悉的带着烟草味儿的怀抱。

  “小心。”

  “刚退烧,又降温,穿这么少?”

  面前的男人将外套脱了盖在蓝河肩上,将他搂入怀里,漂亮的手握起他的手,温柔的扯着风筝线。

  “开心吗?”

  “嗯!”

  “放心吧,风筝线再也不会断了。”

  “再也不会割手了。”

  “我在呢。”
 
  “我爱你。”

  END.

 

评论(10)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