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蓝桥

cp@半夏、微凉
文章不要转出lof
主吃叶蓝/锤基/贱虫/忘羡/曦瑶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雪落泽芜空朔月,花尽敛芳独恨生

【叶蓝ABO】风筝 十【完结】

中篇
狗血
不喜勿戳
【会有番外,欢迎点梗( ̄▽ ̄)~*】
正文:

带着雾气的眼眸眨了眨,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

“小蓝?”

叶修轻轻叫了一声,捏了捏他的脸颊。却不曾注意到自己的眼角红了。

那人估计还处在“我是谁我在哪儿”的状态中,迷迷糊糊的良久才缓过神。

“叶……叶修?”

蓝河看清了眼前人之后,微弱的叫了一声,随即就眼角就红了,挣扎着要做起来。

叶修连忙扶了一把,把枕头立起来,让蓝河靠在上面。

“你……你照顾了我多久……”

青年的指甲无意间死死得抠着雪白的被褥,眼里的情绪很是复杂。像一条条复杂纵横的线交织在一起。

“我……”

叶修还没开口说完话,床上的人就开始掉眼泪了。

“哎哎哎别哭啊小蓝,哥这次可没有欺负你……”

叶修最看不得人落泪,连忙把人拉进怀里哄。

“你……你为什么不好好休息……”

蓝河刚醒,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思绪还没理清,却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蓝河知道,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在自己被心魔牢牢困住不愿醒来时——是眼前这个男人一遍遍得轻声安慰他,让他走出内心的阴影。

狂喜,忧郁,奇怪……种种复杂的情绪汇聚在心中,流向眼眶,汇聚成酸涩的泪珠一颗颗砸下来。

叶修心里呼出一口气,还好小家伙是担心自己的身体。

“我们不是……”

“小蓝,你先听我把话讲完。”

叶修揉了揉怀里人的头,柔声道。

“我对于感情这件事向来不敏感。我一直没有察觉到你对我的感情。我自己的,也没有。”

叶修顿了顿,轻轻拉起他的右手,贴在心口处。

“你等了三年毫无回音。现在,你还愿意接受吗?”

病房里如此安静,比平常快上一倍的心跳直直得钻入耳中。

“你……你是认真的?”

蓝河不经意间红了耳尖,却咬着嘴唇不让还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流出来。

“认真的。只要你愿意。”

叶修将他搂的更紧了,轻轻拍着他的背。

“想哭,就哭出来吧。你的事,我都知道了。”

怀里人明显僵了一下,随后肩膀开始不停颤抖,叶修明显感觉胸口一股湿意蔓延开来,酸酸的感觉直戳心窝。

叶修轻轻吻着他软软的发旋,似乎也有什么晶莹剔透的东西落了下来。

三个月后,蓝河受伤的手也基本好了。

此时,他正十分认真的牵着风筝线往后拉,希望飞得高一点。

忽然背后一阵温热,一双好看的手环住了他的腰,左手的无名指上有着一枚梁晶晶的银环。

“这么激动?”

那人的语气里满是无奈。

“你可是关了我三个月!说好的陪我放风筝!”

小青年挣脱了叶修的怀抱,拉起他的手跑了起来。

“哎蓝河大大跑慢点儿啊,哥可跟不上你。”

“叶修大大加把劲儿,不然风筝飞不起了!”

“好好好,听你的。”

叶修嘴角勾起迷人的弧度,看着青年脸上清澈的笑容。

风筝随着秋风越飞越高,这次,是带着两人的承诺,越飞越高。

END.
番外可以点梗啦啦啦!

正文比较虐番外发糖!

【叶蓝ABO】风筝 九

中篇
狗血
不喜勿戳
正文:
  “我不知道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对待你们三年的形式婚烟,也不知道他对于脖颈上的咬痕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笔言飞垂下来头,拳头微微攥紧。

“他……在第一年的时候拉着我去放过风筝。”

  男人黝黑的眼眸中仿佛翻涌着夜晚澎湃的潮水,眼里的星辰黯淡不已。

夜晚太黑,而站在隔叶修一些距离的笔言飞,看不清他深黑眸子中的复杂情绪。

“蓝桥特别喜欢放风筝!!!那是他印象里唯一一次与父母在一起的快乐记忆!!!”

听到风筝二字,面前的人音量一下子就拔高了。

“他走过的年岁,童年应有的趣事就没有几件。就算知道对面是危险又尖锐的刀尖,也要伸手去触碰!!!我想过……如果他没有带有omega这样的身份,蓝桥会不会不用怀着那样的心情度过三年。”

“……抱歉”说完了之后,笔言飞心里就有些后悔,毕竟这事儿自己一个旁观者没有太多的资格去评价“叶神,我一下子控制不住……抱歉。”

“你用不着道歉。”

叶修掐了烟,披着衣服走出了天台。

“谢谢你,告诉我他的事。”

一开始还以为这孩子有多幼稚,会一张照片放这么久。原来,锁进抽屉里不仅仅是一张照片。

还带着那个年幼孩子美好的记忆,以及自己无望的爱。

擦肩而过的一瞬间,笔言飞仿佛在那双眸子里看到了水光。

他挣扎过,呐喊过,哭肿过双眼,却没有那个能够陪在他替他擦干眼泪的人。

苍白的脸庞,无血色的嘴唇,左手包着的雪白纱布……是那么的戳痛人心。

“蓝河……”叶修又坐回了他身边,温热的手指摩挲着他冰凉的脸颊“醒过来好不好?小保姆五天的工钱还没给你呢!你要是不满意,以身相许也可以啊。”

“哥对感情这种事儿实在是一窍不通,抱歉……让你等了三年。”

“我没有经历过你的事,我不能信誓旦旦的说我能理解你内心的痛处。我看不透你的心……但是不要一个人扛着好吗?有事我陪着你好吗?”

“……!!!”

叶修闭着的双眸立刻瞪大了,不是幻觉吧!

虽然动作微不足道,但叶修覆在蓝河手上的手,明显感受到了他的小拇指动了一下。

“小蓝?小蓝?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手又轻轻挪动了一下。

“蓝河,是我!叶修!醒过来好吗?哥知道你怕黑。闭着眼睛多黑啊,醒过来吧。我在呢!”

这回蓝河的手微微蜷了起来,泪水划过了脸庞,长长的睫毛颤抖着,仿佛与心里的噩梦做着斗争,极力想要醒过来。

想醒过来,看看眼前的人。

“许博远,你醒醒!往前看看好吗?黑暗那头是我,是我啊!”

手抓紧了床单,睫毛抖动得更厉害。

“阿远,醒过来好不好?我做你的家人,你要是愿意,我陪你放一辈子的风筝好不好?”

“嘣——”

这话听着虽然幼稚,却有着不同的意义。

伴随着清脆的响声,一根紧绷的线断了。

那双漂亮的眸子带着水雾,睁开了。

TBC.
度过了作业劫难更啦(´▽`ʃƪ)!!

【叶蓝ABO】风筝 八

中篇
狗血
不喜勿戳
这章信息量较大,有私设
正文:
  傍晚,外面下起了大雨,一阵阵不打招呼的雷一次来的比一次猛。

空荡荡的病房里闷得要死,叶修擦了把汗轻轻把窗户开了条缝。

叶修回头看了眼,床上的人依旧一点动静都没有。

“蓝河,你不是平常经常在游戏里提着剑追着我跑的吗?你的劲儿呢?醒过来我任你处置好吗?”

  叶修轻轻走过去,握住冰凉的双手。

“小蓝,醒过来好吗?”

叶修的头埋进了臂弯里,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两行湿润的泪水从面颊下流过。

太阳落下,月亮升起,房间里依旧是平稳的心跳声。

五天了,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

叶修揉了揉隐隐发痛的太阳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这几天满脑子蓝河的事,神经上有跟线进紧绷着。

蓝河手上一直插着针管,由于昏迷不能进食,只能将营养液输入他的体内。

瘦了。

瘦太多了。

叶修想着一个月前还有点婴儿肥的脸庞,如今已经是棱角分明了。

傍晚,房门被轻轻敲响了。

“叶神,出来谈谈可以吗?”

门外传来一个声音,跟那天打电话来的人应该是同一个。

听声音像是跟蓝河这么大年纪的人。

开了门,叶修忍不住眯了眯眼睛,这青年似乎哪儿见过。

“叶神,我……”

“等等。”

“怎么了?”

“去天台可以吧?”

叶修拿出口袋里的烟晃了晃。

“烟瘾犯了,憋得慌。”

“我记得蓝桥让您戒烟……”

青年小声嘟囔着,但还是迈开步子往天台走了。

“叶神,你或许对我没印象,我是笔言飞。蓝溪阁五大高手。”

“嗯。”

夜晚降温了,叶修把兴欣的外套随意的披在身上,两指夹着烟,眼里布满血丝,满是疲惫。
望着G市的风景,不知道在想什么。对于笔言飞的话只是随意应了一句。

“把您叫出来,那个……其实想谈谈蓝桥的事。”

叶修转过了身,漆黑的夜晚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在你讲事儿之前能把‘您’改掉吗,听着怪难受的。”

叶修轻轻笑了笑。

某人一开始也是这么拘谨的啊。

“呃……行吧。主要是想跟你说说蓝桥身上你不知道的东西。你们毕竟在你看来只是形式婚宴,三年期间你或许没有太多了解过他。”

男人轻轻皱起了眉。

“其实我一直想问,蓝河的父母呢?”

“WHAT?!?叶神结婚三年你连蓝桥跟他父母的事都不知道?!?”

听到叶修一本正经问出这话来时,笔言飞差点崩溃。

“呃……刚结婚那晚上我问了他,但他心情估计不好,没讲,后来也没问。”

“……好吧。其实蓝桥他……自从初中开始其实基本上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了。父母关系非常不还好,常常吵架,后来蓝桥几乎就被他们遗忘了一般,不再去管他了。”

黝黑的瞳孔里本身就装着复杂无比的情绪,听了这件事之后复杂的情绪转化成了一阵心疼和心中的抽痛。

怪不得至始至终他都没提过父母。

他们的关系除了圈内的人,从未对外公开。所谓的婚礼,也不过是叫人吃顿饭。大家都分分开着玩笑要灌叶修酒,最后还是担心他一杯倒的蓝河替他挡了酒。

好吧,这家伙到最后酒量也没比自己好多少。

到家后,叶修觉得蓝河醉了很好玩儿,趁机逗了逗,却戳上了心中的伤疤。

青年登时生气了,气哼哼的拿着衣服洗澡去了。当时自己还调侃他“小保姆的脾气越来越大了”,却不知道这些东西像把锋利的到刺在他的心上。

“叶神,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你。蓝桥这性子……我知道。你不问,打死不说;问了,倔死不跟你讲。”

“你俩关系挺好?”

叶修轻轻挑了挑眉。

“我们高中开始就同学了!!!”

“还是高一打了一架认识的。”

“嗯?”

叶修吸了口烟,对小青年的过往很是感兴趣。

“当时我就是听学校里传闻说他父母的事儿,背地里说了几句挺不巧被他听到了,就打了起来。”

“啧啧啧,年轻人真有活力。”

叶修听着,不忘记来上一句。

“后来我们都累了,就直接瘫草坪上了。我当时其实想道个歉来的……一转身,发现他哭了。”

“哭了……闷着气儿这么在哭。当时我就有种五雷轰顶感觉自己干了天大的坏事一样。后来粘了他几周发现这人心特别软,哄了几周就不生气了。”

吼???

哥怎么感觉闻到了酸酸的味道。

“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个十分阳光向上的人,后来发现其实他心里一直有一块阴影。藏在乐观面具背后的,是他那颗脆弱的,一摔就碎的心。”

“可第一次十区我碰到他的时候,给人一种十分容易亲近,相处起来十分舒服的感觉。”

“蓝桥平常都是暖暖的,挺乐观的一个人。我一直在想,经历了这么多,他是承受了多少才能以这个阳光的男孩的模样呈现在我们面前。”

TBC.

【叶蓝ABO】风筝 七

中篇
狗血
不喜勿戳
这章是转折章节,emmmm所以不会太长,主要得把一些东西写写清楚。
正文:
  走进了病房,消毒水刺鼻的味道迎面扑来。

  病房里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寂静的房间只能听到自己快速跳动的声音。

以前在线上事后会被他气的大吼大叫,提着剑追着他跑的小剑客,在线下捅破纸后总是为自己坐着不可能有回应的事,偶尔的一两句话被羞到会红着脸大声辩解的许博远——现在却躺在病房的床上。

“……”

叶修轻轻在他身边坐下,看着插着针管的手,紧抿着苍白的双唇,毫无血色的脸庞——一股股心疼涌入胸膛。

为什么这么晚才发现?

这个一直使这颗心躁动不安的东西。

“请问是叶先生吗?”

这时,医生开门走了进来。

“嗯。”

“想跟您说一下他现在的状况。现在生命危险是没有的, 但是左手受了伤,脑部也有受损。”

“那他为什么……”

叶修轻轻抚摸着蓝河苍白的脸颊,手指不经意的颤抖着。

“就如之前我说的一样。病人的的潜意识里并不想醒过来,但您一定是挺亲近他的人,多说说话,挑儿刺激的说。还有醒来的几率。”

“还有,你们应该是有关系在的吧。”

叶修愣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

“病人我们后面检查出还有假孕情况,主要或许是受打击太大而且情事时略有东西残留在因为长时间没有Alpha陪伴造成的。如果可以我们还是希望再核实一下,但这事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

假孕。

叶修心里咯噔一下。

“能不能醒过来,就看你了,叶先生。”

“等等!”

“叶先生还有何事?”

“我想问下,他的父母在哪?”

“父母?您不知道?我们也不清楚,至始至终没看到过。”

…………

为什么?蓝河的父母呢?

你到底经历过什么事?

叶修轻抚着他的脸颊。

“小蓝,醒过来好不好?我想知道关于你的所有。”

“你醒来,和我讲讲好吗?”

叶修的温热双手轻轻覆在蓝河冰凉的手上,仿佛这样能带给那个困在梦魇中无助的孩子一点温暖。

TBC.

【叶蓝ABO】风筝 六

中篇
狗血
不喜勿戳
正文:
  “怎么蓝桥出了几步俱乐部就出了这事!!大春大春你倒是……”
 
“别吵。你有叶神电话吗?”
 
梁易春皱着眉头,打断他的话。

“为什么要打给他?他俩不都分了吗?”

笔言飞嘟囔着,语气略显不满。

“……现在还不知道情况,医院需要家属陪同。”

“我们不行吗……”笔言飞撅起了嘴。

“………………”

梁易春刚要说话,里面的医生就火急火燎的出来了。

“那个,你们二位是不是许博远的家属?”

“呃……不是。”

“病人的情况现在有些危险,必须家属签字。”

“我们不行?他现在什么情况?”

“不行。由于潜意识中混乱再加上脑部受损,如果现在不治疗或许永远都醒不过来。现在抢救命能保住,但不保证他一定能够醒过来。”

“行行行!!!现在我立马打电话叫他来!!!”

说罢,笔言飞从包里找出只手机来,熟练的打开了密码。

“……这手机?蓝桥的?”

“对!他落俱乐部里本来想着去他家谁知道有这桩事儿!”

“密码。”

“还能有谁?”

笔言飞的眼神暗了下去。

“……”

桌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正懒洋洋坐在座椅上与队友喷着垃圾话的人看了一眼来电提示——轻轻敲着桌面的食指停在了桌面上。

“喂?”

叶修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这个人会再次打响他的电话。

当听到电话中不是属于许博远,而是另一个人的声音时,叶修立马推开了椅子站了起来。

“他在哪里!?”

叶修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

“医院……”

对面的话筒中传出了微弱的声音,叶修听闻后抄上手机立马要走出训练室。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人的一切总能让这颗心躁动不安?

“等等!叶修你去哪!”
陈果喊住了他,自从在那个雪夜遇见叶修,直至今天,从没有看见过叶修如此失态的样子。

“蓝河出车祸了!”

叶修把手机攥得更紧了,转过身来,眼眶都是微红的。

训练室里的人更是震惊了,苏沐橙直接站了起来。

这个词对他们来说,太敏感了。

看着最重要的人这么离去的滋味儿,实在是不好受。

“我们……”

“我去就好!”

“行行行!我帮你把票定了!”

飞机走上了天空,叶修的思绪却越来越乱。

不是我提出离婚的吗?

为什么离开以后他的每件事我都离不开眼?

究竟谁才是对这段感情念念不忘的人?

心口仿佛被一把刀捅了进去,一寸寸的深入,直到最柔软的地方——流出腥热的血液。

结了好几年的茄又重新流出了血。

叶修急急忙忙感到医院时,除了两个人焦急的等在门口外,就只有手术室亮着的大灯——手术中。

“还没出来?”

叶修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脑补受损。”

梁易春叹了口气,手越握越紧。

叶修刚要来口问什么,里面的医生就推着人出来了。

刚才一直抿着嘴在一旁不说话的笔言飞立马凑上来了。

“医生医生!!!什么情况啊!!”

“情况比我们想得要严重一点。现在不仅是脑部受损的问题,从病人的精神状态来看,不醒来的另一半原因是自己不愿意。”

“不愿意??!!为什么???”

“不清楚。”

“这位是许博远的家属吧?麻烦跟我们去签下字。”

叶修愣了愣,微微点了头,迈着步子过去了。

身子跟着医生走了,心却一直惦记着那个人,想要去看看他。

TBC.
立个flag今天二更

【叶蓝ABO】风筝 五

中篇
狗血
不喜勿戳
正文:
  “嘿老大快来快来!!!你再不过来包子就没了!!!”
 
一大早,叶修揉着乱哄哄的头发下去时包子就叫上了。
 
“哥这手速会抢不到?”
 
叶修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走过去拿过一个包子啃了起来。

“菜馅儿的?”

叶修咬了一口,一脸震惊。

“包子说今早儿肉的都卖光了,哎奶黄包倒还是有。”魏琛喝着豆奶,大大咧咧的说道。

“……”

叶修坐下来啃着包子开始喝豆奶。

“哎我说老叶你最近看着好憔悴啊,还在想蓝雨那娃娃?”

“你要真想就再追回来呗。”

“……那娃子心太细,再说哥对恋爱这事儿一窍不通,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提这事儿……”

woc!

老叶和老魏竟然能如此心平气和的谈论恋爱这种事???

啧啧啧,命中劫数啊。

方锐捧着茶杯在一旁晃脑袋。

早晨的太阳慢慢落下,阳光不再是那么刺眼,麻雀叽叽喳喳的在树上叫着,唱出不为人知风筝的故事。

小青年背着双肩包一边擦着汗一边嘟囔着。

“快跑快跑!!!哎呀你再跑快一点!!风筝能够飞起来了!!”

蓝河被一旁在放着风筝玩耍的孩子吸引了。

夏天都要到了,还在放风筝啊。

蓝河伸手看了看,被风筝割伤的疤痕已经不在了,但是那份快乐和再多叹息都无法平息的遗憾却在心中飘荡十几年。

小指上仿佛帮着一根细细的线,微弱的力量牵着风筝,仿佛恳求他不要离开他,不要忘记那个小小的身影。

泪水划过脸颊,牵着细线的手颓然倒在地上,另一只手却死死捂住最脆弱,最痛的地方。

泪水模糊了双眼,一切都迷迷糊糊的。

孩子的欢笑声停止了,耳边充斥着惊恐的尖叫声,救护车的鸣笛声,以及——自己无望一直转在舌尖孤独无奈的呐喊声。

“啪嗒——”

风筝线断了,却扎进了小拇指勾出鲜红的血液。

风筝被大风奋力的吹往远方。

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在同一个受伤两次——第一次伤在了稚嫩的皮肤上。

第二次,刺在了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TBC.

学校里自修了一个下午人都要发霉了……

所以回到家没了作业闲得要死,所以更啦

好了我保证这是全文最虐的,这章过后不虐了……真不虐了……

【叶蓝ABO】风筝 四

中篇
狗血
不喜勿戳
这两章可能时间线跳的会很快
ps:这章时间一个月后
正文:
  “叶修?”

  苏沐橙轻轻打开了阳台的门,凑了个脑袋过去。

“嗯?怎么了?”

  那人嘴里叼着烟,走过去揉了揉自家妹妹探过来的脑袋。

  “……叶修你该少抽点儿了,这个月你的烟瘾一下子大了好多。”

苏沐橙努了努嘴。

  “训练室里的烟灰缸里插满了烟头,果果看到估计又得生气了。”

  “呵呵……”叶修叼着烟轻轻笑了起来,“我知道啦。老板这脾气不知道以后得多长多少皱纹。”

  “叶修!别这么说果果!”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夏日的凉风微微拂过,男人拿起烟吸了一口。

  微弱的星火照亮了他的脸庞,眼里是满满的疲惫,眼下的青黑想遮都遮不住。

苏沐橙把被晚风吹起的头发撩入耳后,走了过去。

“为什么不跟他说清楚?”

“这事儿哪儿有那么容易说开……”叶修呼出一口烟,以往总是藏满星光的眼里掺进了迷茫。

“你心里其实挺挂记他的吧?小蓝走了你明显给人一种做什么都心不在焉的感觉。”

  月光下,男人笑了起来。

“沐橙长大了啊,瞒不住你了。”

  男人另一只没夹烟的手又轻轻揉了揉她的发顶。

  “有些事一但走出了那一步,就再也救不回来了。”

  “其实……我倒挺想念刚刚碰上那个咋咋呼呼十区小剑客的时候。”

  叶修掐了烟,轻轻靠在扶栏上,眼里是无奈又复杂的情绪。

  刚遇见的时候,这颗毒瘾就埋进心里了。

  一直一直忽视他,直到现在想拔出来的一刻——来不及了。

  “我靠!车前子你要不要脸!怎么哪儿都能见到你!”

  一个一身蓝的剑客湿漉漉的站在水里,冲着骑着扫把在天上飞的魔道学者喊道。

  “老蓝真是不好意思啊!真不是故意的!”

  那人笑嘻嘻的,嘚瑟不行。

“靠!你丫的等着!”

  蓝衣的小剑客一挥剑,一击银光落刃劈去,勾出千波湖中一大串儿水花——也勾出了千波湖的回忆。

那个花花绿绿的身影。

“唔!”

这么想着,忽然脑袋头疼欲裂,一阵恶心冲上喉咙,蓝河立马推开键盘跑去厕所。

正盘旋在天上的魔道学者正想出招,却被突如其来的动静搞蒙了。

WHAT???

蓝河抠着喉咙吐啊吐,好一会儿才起身漱口。

真是狼狈啊。

蓝河再回到电脑桌前,车前子的私信已经发了好大一串儿了。

【蓝桥春雪】没事。

半晌,又打了两个字:谢谢。

随后,就拔出了卡,枕着双臂躺在床上。

这都什么事儿啊……去个千波湖都能翻一翻几百年前的事儿?

这么想着,合上了疲惫的双眼。

梦里,十八条好友申请又带他回到了最初的相识。

TBC.

好了下几章大刀预警……

但是你们要相信绝对绝对绝对是HE!!!!!!!!!!

小蓝有什么事儿你们应该有猜到???
 

【叶蓝ABO】风筝 三

中篇
狗血
不喜勿戳
考完了我回来啦!!!!
有一段配薛之谦的“哑巴”会比较好。(至少我觉得还行。)
正文:
  “唔......”

  夏天的刺眼的光芒射进了窗内,床上传来了轻微的蠕动声。

  光芒扎入湿润的眼眶,刺痛了眼睛,直直扎向千疮百孔的心里。

  泪水沾湿了枕套,汗水浸湿了后背。

  那双手紧紧的揪着被褥,双目湿哒哒的,就这么直愣愣的盯着一处,瞳孔毫无对焦。

  就像被摄走了魂魄一般。

  这时,床头的手机铃吵了起来。

蓝河麻木的拿起手机,却在看到备注的那一刻立刻鲤鱼翻身坐了起来,险些把手机都扔出去。

来电显示

叶修

手指颤抖着迟迟没有按下。

他……想干什么?

不是都分了吗?

“小蓝?”

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着叶修的声音,拿着手机的人却把头深深埋在臂弯里,什么都不说。

“蓝河?”

“蓝河大大?”

“小蓝……你好歹回个话啊?哥想问问你你现在怎么样?”

……什么啊?

“小蓝你别不说话啊,我知道你现在心情肯定不好,但你卡着不讲话啊。”

以前发烧也只是摆一杯水给我……

“小蓝?小蓝?”

对方的声音开始急起来。

现在只是回了G市而已,

你竟然舍得给我打电话……

我们难道不是形式婚姻吗?

“你好歹吱个声啊!别闷着不说话!别想不开啊!”

想不开?叶修大大你真是想多了,蓝哥没那么脆弱。

“叶神你想太多了。”
 
  蓝河嘿嘿一笑,笑盈盈的对电话那头的人说。

  “呼……吓死哥了……还好吗?好好过,别做傻事儿。”

  “嗯。”

  蓝河慢悠悠的踩着鞋子晃到客厅里。

  十几年了啊……又是这么冷清……

  “我很好……不用担心我。”

  指甲掐进肉里,却不及口是心非戳心的疼痛。

  叶修还没来得及说下文,电话中只剩下了忙音。

  “……”

  叶修皱着眉头靠在了座椅上,轻轻按着太阳穴。

  以前那只温暖的手总会在自己累极了的时候轻轻帮自己揉揉太阳穴。

他那么好,应该找个更适合他的。

 
 
“爸……妈……”

醒来的蓝河也没有睡意了,但也不想干别的。

什么都不想干。

他就盯着放在床头上那张唯一的合照。

他本该拥有同龄人都有的快乐,但是他的童年那块地方却有了一大块黑洞。

那个总是温柔对着别人的青年,总是带着“我很好”微笑面具的青年,却泪水朦胧的埋着脑袋抽泣着。

被装在玻璃相框中的照片上滴满了泪水,可是再怎么难受痛苦的泪水,都不会有人摸着他的头安慰他让他“别哭”。

照片上,一个男孩儿正拉着爸爸的手奔跑着,手里还牵着风筝线。

孩子的妈妈在笑着挥着手臂。

拍照的,应该是个路人吧。

记录下了这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刻。

TBC.

一回来就扔大刀实在是不好意思!!!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
 

 

 

 

【叶蓝】我家那位天天撩我怎么办?在线等!

@FOREVER_笙箫 生快!
论坛体
生贺
赶着小尾巴祝你生日快乐(´▽`ʃƪ)

正文:
1L绝色
我家我家大神天天撩我怎么办!!在线等!!
2L
一看楼主就是一个来发狗粮的!
3L
一看就是恋爱不久亲亲我我的小情侣!
4L
为什么我觉得这ID如此熟悉???
5L
好像是之前在兴欣工会刚成立的时候带过我的团长?
6L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是记起来了
7L
是啊!!!可惜好像带了五天就走了!
8L
绝色……是个妹纸吧?
9L
肯定的啊!!!
10L
不是我直播吃键盘!!!
11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楼上的几个你们是想笑死我吗!!
该准备键盘的准备好吧哈哈哈哈
12L绝色
……闭嘴!
13L
楼主现身!!!来给我们讲讲你的故事!
14L
请!
15L
请!
16L
请!
……
25L绝色
我在考虑我发这个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某个人的建议果真听不得
26L
呃哈哈哈没没没这是正确的
27L
好了绝色小朋友开始你的表演
28L
小朋友23333
29L绝色
……
30L绝色
咳咳……我开始讲了
就是我跟我对象就是快一年了,因为异地恋而且他也是游戏中的大神,就经常只能QQ聊聊……然而隔着屏幕对面都能这么……
31L
撩你
32L
一年了还异地?!!妹子你没弄错吧!
33L
敲敲楼上的脑袋
重点!!!
34L
游戏界的大神????就只有我想到了那个人吗?!
35L
楼上你不是一个人!!!
36L
这么快就掉马了???
37L
是的吧
38L
那楼主什么身份???没有听说过叶神有感情方面的事啊?而且一年了???
39L
哎嘿所以这就很值得扒一扒了
40L
你们眼里还有绝色大大的问题吗?!
41L
。。。对哦你不说我都忘了
42L
不你们知道吗他们不仅电话play干过QQ……
43L绝色
闭嘴!!
44L
别这样啊!!我说的都是大实话!!
45L
哎嘿这就很值得扒一扒了
46L
你们让楼主继续说啊!
47L绝色
……行吧
哎说到底他真的其实是一个很好的男朋友,在他国家对去苏黎世等我时候都会每天凌晨很晚发来一条晚安。我们之间有个约定,要每天睡觉前和对方说句晚安……可以想他那几天得多累……
回来之后他几乎直接沾着枕头就睡着了,黑眼圈听浓重的……
48L
楼主你这么一说我好感动!
49L
是啊……叶神是个很负责的人呢……
50L
对啊!妹子叶神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照顾他!
51L
+1
52L
+2
53L
+3
……
70L绝色
呃……那个……
71L绝色
其实我不是女的啊……
72L
哎?!
73L
真的??
74L
那怎么叫绝色?
75L绝色
咳咳……其实这是我以前在兴欣的卧底叫绝色……不好意思用大号发……
76L
!!!!!!!!这么赤鸡!
77L君莫笑
噗……
78L君莫笑
蓝啊搞了半天你在干什么啊
79L
楼上大神!!!!???截屏!!!
80L
蓝……蓝……蓝……
是蓝团吗!
81L君莫笑
是啊。哥的小蓝
82L
哦哦哦哦哦这个宠溺的语气!!
83L
啊我倒了
84L绝色
哎……叶……叶神!你怎么找到的!
85L君莫笑
看你一直点手机,窥了下屏( ͡° ͜ʖ ͡°)✧
86L君莫笑
好了蓝,别闹了
87L君莫笑
哥告诉你怎么办
88L君莫笑
当然是试着撩回来

END
好久没写论坛体了,可能有点那个……
生快!
期末前最后一篇
暑假见溜了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