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蓝桥

CP@FOREVER_笙箫
主叶蓝
全职叶蓝ONLY
目前主写的只有叶蓝其他cp还在尝试ing
成为开学之后的周更文手
ky绕道走(。ì _ í。)

【叶蓝ABO】风筝(番外)三

正文:
蓝河没有接话,反而红着眼睛起了身,跨坐在叶修身上,拉过一旁的棉被盖在两人身上。

叶修只开了一盏小台灯,一下子被捂住,眼前一黑还没让他适应过来,只能小心的扶着蓝河的腰。

忽然,胸口的锁骨处一阵疼痛,蓝河正隔着他的衣服在咬他。

叶修很少看到蓝河这样子失控,此时也不知道怎么哄,但他知道——蓝河在发泄。

他只能轻轻搂着蓝河,微微在他颤抖的悲伤拍几下以表安慰。

蓝河跟发疯了一般搂着叶修的脖颈又要又啃,叶修也不反抗,任身上的人在自己身上烙下一个一个红红的痕迹。

外面还在下着雨,湿润的打进人的心里。

良久,蓝河没了动作,而是把脑袋埋在了叶修的肩头。

黑色的衬衫上明显湿了一块,叶修也感受到了自己的肩头湿了,看着咬着嘴唇,闷声不响的在流眼泪。

叶修亲了亲蓝河的脸颊,轻轻吻干他脸上的泪。

他印象里的蓝河是个在网游中总是举着剑追着君莫笑满城跑的小剑客,现实中总是听话懂事,是个阳光的男孩,偶尔被逼急了还会爆粗口骂人,但是却很少见过他有流泪。

没有人会知道留着眼泪笑是有多么的痛。

当撕下那张带着带着血肉的小丑笑脸面具时,放生大哭时流下的泪水淌过伤口,是多么的疼。人们只关注你带着面具的样子,却不会有人在你放声大哭时递上一张纸巾,帮你在伤口上贴上创口贴。

“哭出来吧。哭出来好受些。”

叶修拍了拍拍了拍蓝河的背,希望这个人可以放下压抑着的懂事,像小孩一样把不快都发泄出来。

蓝河愣了一下,随后双手捂住了叶修的耳朵,叶修还没反应过来,蓝河就扭过脑袋叫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

过了一会儿,蓝河才停止了吼叫。

叶修感到脖颈一痛,蓝河又咬上了他脖子上一块软肉,不断的吸吮,知道那块皮肤变得艳红,烙下深深的吻痕,蓝河才松开了嘴巴。

“你是我的……”

“你是我的Alpha……”

蓝河的情绪明显比之前平静了许多,他抱紧了身前的Alpha,小声呢喃着,咸咸的泪水顺着下巴滑落,打湿了叶修肩头上的布料。

“嗯,我是你的。”叶修蜻蜓点水搬的吻落在蓝河的唇上,一旁的手就想把棉被拉掉。

“别。”

蓝河一手拉住了叶修的手,一手捂住了脸。

“太狼狈了。”

“不狼狈。”

“小蓝,在我面前,你不用那么拘束。想哭就哭出来,有什么心事,跟哥说出来。”

“就跟你说的那样,我是你的Alpha啊。”

叶修拉开了蓝河的手,还是把被子扯了下来,有了一旁昏黄的小台灯的陪衬,叶修看清了眼前的人满是泪痕的脸,像是小动物受了伤蜷着身体里躲在角落哭泣,需要有人去摸摸他。

蓝河一手撑在一旁的床头柜上,一手挑起了叶修的下巴,横冲直撞的吻了上去。

粉嫩的舌头在口腔里横冲直撞,一会儿磕到牙壁,叶修忍不住闷闷的笑了一声,一只手按住蓝河的脑袋,往前一按,主动权一下子就交换了。

一吻毕,叶修还轻轻的在蓝河的嘴唇上咬了一口。

“叶修……”

蓝河翻身从叶修身上下来,拉过棉被埋在了他怀里。

“我就你一个亲人了,不要走好不好?”

蓝河虽然是个omega,但有些时候却很有自己想法,性子也很倔,叶修几乎可以说是很少听见他这样带着绵软语气请求的话语,心里仿佛被狠狠捅了一刀。

“是孕期容易多愁善感吗?”

叶修躺了下来,手轻轻的抚摸着蓝河还没有隆起的小腹。

“我怎么会离开你呢。”

“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自己喜欢的人在自己身边,怎么舍得的离开呢?”

外面又一个不打招呼的雷劈头盖脸的打过来,蓝河微微抖了一下,往叶修那里靠了一下。

“叶修,我梦到了以前的事。”

蓝河轻轻伸手搂住了叶修的脖子,不安分的小腿也勾上了叶修的小腿。

“你还没听我说过吧。我想和你说说……”

“好。”

叶修揉了揉他的脑袋,他知道,有些事情倾诉出来,会更好。

TBC.

好的,这个番外可能已经不是那么单纯的孕期了。。。

真的把事情都交代完不会虐了!!!

其实我有考虑过要不要写一下小蓝的爸妈……

【叶蓝ABO】风筝(番外) 二

【前片后续拉灯23333】
开学前最后一更:-(
正文:
“洗一洗?”

  两人汗津津的肌肤紧紧贴合在一起。男人撩人的嗓音带着温热的气息喷在耳边,像一根羽毛在心头挠啊挠。

“不要。”

蓝河眯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回了一句。

“都怪你!我现在很累!”

“哎呦,蓝河大大这不是你提出的吗?”

叶修的手臂搂着蓝河,轻抚着还没有隆起的小腹。

“喂!!”

蓝河踹了他一脚。

虽说是踹了一脚,但是刚刚一场孕期的情事过后,蓝河浑身绵软,这一脚也没有多大力气。

“好好好,我的错。我抱你去浴室洗一洗?”

话音刚落,明显感觉蓝河的背僵了一下。

刚刚还有细细说话声的屋内,一下就安静了。气氛尴尬又压抑,只有外面的不打招呼的雷还在叫嚣着。

“不……不了。我还是自己去。”

蓝河勉勉强强撑起软绵绵的身体,却被叶修一把抓住,明显感到身后人的一声叹息。

“许博远。”

“你可以,更依赖我一点。”

蓝河听到叶修叫他的名字明显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转过头,目光却跌跌撞撞的摔进了叶修黝黑的眸中。

平常叶修都是用网游里的昵称来称呼他,今天忽然叫他的名字,蓝河忍不住摸了摸脖子。

蓝河看着叶修的眼睛,没几秒就心虚的移开了视线,或许他没从叶修眸中看出什么;叶修却把那双眼睛种包含着的情绪看的一清二楚。

叶修也没有说什么,直接抄起人的腿搂上肩打横抱把人抱去了浴室。

“叶修。”

“嗯?”

“你这么抱着我不累吗?”

虽然蓝河比叶修矮一点,也因为是omega,明显骨架比叶修小了一圈,但第一性征毕竟都是男人,再加上两人都是死宅,抱着怎么说还是会有点吃力。

“不累。抱你很轻松。你太瘦了。”

叶修看着蓝河,心尖一股酸味弥漫开来。

那一场车祸,那时叶修还没有感知到自己的心意,在匆匆忙忙感到医院的时候,看着医院里躺着的人面色苍白的样子,心里就像被捅了一刀,向外汩汩留着炽热的鲜血。

叶修把蓝河放到浴缸,打开水龙头放水,自己也跟着泡了进去。

浴缸不算大,两个大男人在里面明显有点挤了。

“很累吗?”

叶修给蓝河搓了搓背,柔声问道。

单数背后那道狰狞的伤疤,却直直闯入了他的眼睛。尽管已经有几个月过去了,叶修看到这条伤疤心头还是忍不住一震。

在接蓝河回来的时候,在拆掉身上纱布的时候,第一次看到这条伤疤,叶修当时就跟发了疯般的红了眼,在蓝河身上又啃又咬。

后来晚上睡觉的时候,叶修把脑袋埋在蓝河怀里,手臂紧紧的环着他,仿佛他下一秒就消失了。

有些事物,在的时候感觉不到多么的珍惜,但在失去后,总是会倍感珍惜。

那天晚上,蓝河明显感到胸前那一块湿了。

那个荣耀大神哭了。

后来蓝河拍着他的背哄着他,叶修才睡过去。

原来大神还有这么脆弱的时候。

蓝河感到背后的叶修明显顿了一下,愣怔了一下,就知道叶修又在看他的伤疤了。

“叶修……唔!”

蓝河刚想开口,叶修就狠狠地一口咬在那条疤痕上。

尽管伤口已经愈合多时,但是看了总会让人揪心搬的疼痛。

叶修就一直这么咬着他,蓝河也没有吭声,脑袋昏沉沉,想要睡觉,但后面的痛处让他心里也一抽一抽的。

良久,叶修才放开那块地方。

“累了吗?我帮你搓一搓,你先睡吧。”

“嗯。”

蓝河也不客气,直接歪了歪脑袋,靠在叶修身上了。

“傻瓜。”

蓝河睡着后,叶修叹了叹气。

“有什么心事,跟哥说一说。”

“哥可是你的Alpha啊。”

后来,叶修把蓝河把蓝河清洗干净,抱到了床上。

外面又是一个不打招呼的雷,蓝河明显皱了皱眉。

叶修把被子搂的更紧了一些,人却不敢抱的太紧,害怕伤到肚子里那个小的。

他知道蓝河在性别分化期时出了事情,而那个夜晚,也下着暴雨打着雷,在他心里烙下了阴影,便轻轻把他耳朵捂住了。

半夜里,蓝河是一身冷汗被梦吓醒的。

叶修本来睡眠就浅,蓝河这么一动,也醒过来了。

他打开旁边的小台灯,就看见蓝河红着眼圈,浑身都是冷汗。

“叶修……”

蓝河想开口说话,声音却沙哑无比。

“听话,把水喝了。”

叶修倒了杯水给蓝河,拍着他的背让他慢慢喝下去。

叶修看着蓝河红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心口感觉仿佛被什么堵住了。

“小蓝,我们谈谈?”

TBC.

【叶蓝】校车玻璃窗上的名字【中】

好的上中下可能真的写不完
正文:
10.
  一个人,熟悉的背影,熟悉的声音,一下子把困意全部雷走。

整个开会蓝河都心不在焉,不是无聊的转着笔,就是眼神时不时往叶修身上瞟。

少年时期没有成熟的果实开始泛酸。
11.
“喂!老蓝!”

笔言飞猛的拍了一下还浑浑噩噩的蓝河。

“二笔,你手贱啊!!”

蓝河拿着厚厚的一沓文件狠狠拍了一下他。

“没没没。走吧走吧,先去办公室。”

“你先去吧,我去趟洗手间。”
12.

已经是冰寒刺骨的冬天了,这下冰凉的水又打在手上,更是雪上加霜。

可手的主人却丝毫不在意,还捧了一把水扑了扑脸。

冷又怎么样?再冷也不过心冷。

“别冲了,大冬天的冲冷水,这么漂亮的手冻伤了不好。”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关上了水龙头。

妈耶我的手算什么这只手才叫漂亮!

妈耶这人真好!!

哎不对,声音好耳熟。

13.

“不要浪费水,水费不便宜。”

蓝河还没感动完一秒,就想打人了。

为什么这语气这么欠揍。

蓝河猛的一转头,看到对方微弯的眼角后,整个人愣住了。

公司这么大的地方,偏偏要让我遇上你。

而且还是在这种地方。

蓝河默默在心里跟上一句。

“叶……叶总好。”

蓝河笑笑。

“你……”

叶修又靠近了一点,轻轻抬起了他的下巴。

“很眼熟。”

蓝河愣住了。

整个人僵住了。

眼熟。

这两个字在他心里不断放大,像一把刀一样戳进了他的心里。
14.
“眼熟?”

蓝河没有回答,反而反过来问他。

“你这么说,也对。”

蓝河笑了笑,拿开了叶修手,声音不禁有点发冷。

“抱歉叶总,失陪了。”

说完,甩了甩手,拿起文件走了。

叶修还是一脸懵逼。

我是触逆鳞了?

有点意思。

叶修摸了摸下巴。

说不定真的是以前遗忘掉的重要事情。
15.
蓝河回到办公室后就有很怏怏不乐。

一句眼熟,痛到钻心。
16.
“走啦,老蓝!”

下班时间一到,笔言飞就风风火火的抄起包准备去赶晚高峰。

“你先走吧,我这份还没弄完。”

蓝河嘴里含了跟棒棒糖,手里“噼里啪啦”的打的飞快。

“哎待会儿你小心没有车坐。”

“你以为这是广州呐。”

蓝河看了他一眼。

“而且现在还是晚高峰。”

“……”

“管他的,溜了。”

笔言飞摆了摆手,跑路了。

蓝河摇了摇头,脑袋上的小绒球晃了晃。

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皱了皱眉。

水凉了。

便起身到饮水机下去接热水。
17.
等蓝河关了电脑出办公室时,人基本已经走光了,整个走廊都灯黑火瞎的。

“最后一班车应该来得及吧。”

蓝河走到公司门口,看了眼表,小声嘟囔着。

冬天天黑的总是特别快,一阵凉风吹来,怪难受的。

他吸了吸鼻子,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

天上开始飘雨丝。

要遭。

蓝河在心中大叫不好。
18.
雨已经开始下大,蓝河也不顾这么多了,直接往公交车站跑去,刚好车子正要开走。

公交师傅还是很给面子的,还是停下了车。

蓝河晃了晃脑袋,拍了拍脑袋上的小绒球,环顾了一下四周,却又一次僵住了。

车内没有什么人了,可那里却有个人笑眯眯的看着他。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我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他叹了口气,认命的坐到叶修对面的位置,拉开距离的小心思特别明显。

离他远一点吧,我怕控制不住自己。

控制不住喜欢他的心情。
19.
蓝河看了眼窗外,雨越下越大了。

蓝河原本小心翼翼的打算避开叶修,不想再把藏在心中血淋淋的感情再挖出来。

太疼了。

蓝河发了一个呆的瞬间,叶修就从对面坐到他旁边来了。

还正正好堵住他出去的位置。

“……”

“叶总……”

蓝河明显缩了缩脖子。

“小许同志啊,别老躲着我嘛。”

叶修看着他脑袋上蓝色毛绒球,忍不住捏了几下。

“咱们可以多增进一下感情。”

“……”

“还有。”

叶修一只手撑在玻璃窗上,另一只转过蓝河扭在一边的头。

“你早上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我很在意。”

“我们真的见过?”
20.
“……”

蓝河咬了咬嘴唇,拳头握的紧紧的。

“是不是。”

叶修又靠近了一点。

那句话,不是一句问句,而是一句肯定句。

“见过。”

蓝河从刚开始就躲藏的眼睛,终于正正的对上了叶修的眼睛。

“是你拒绝我的。”

“学长。”

TBC.

【叶蓝】校车玻璃窗上的名字【上】

蓝25,叶27
短篇
上中下还是上下看篇幅
长篇准备写原著向
我一开始入坑已经删的一篇长篇设定重新写
有些东西有可能纯属编造,如有bug请无视
正文:
1.
“蓝河!蓝河!”

坐在身边的人使劲儿摇了摇在车上小鸡啄米的蓝河,那人却只是抿了抿嘴巴,脑袋又歪到一边去了。

“……靠”

笔言飞拍了拍蓝河脑袋上带着针织帽的小绒球,嘴角却扯起了一丝坏坏的笑容。

他拿出自己的手,然后——

“啊啊啊啊啊——”

蓝河猛的叫了出来,睁开眼睛发现车上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他尴尬的笑了笑便转过去瞪“罪魁祸首”。

“二笔你干什么!!造反啊!!!!你知道你的手有多冰吗!!!”

“哎老蓝你别这样啊,你看你看你就要睡过头了,我不这样你估计就要小鸡啄米啄过站了。”

笔言飞抽出了自己放在蓝河衣服里的手,呼了两口气。

“而且你衣服里热乎着,一举两得不是吗?”

“滚滚滚!谋杀!”
2.
蓝河不满的嘟着嘴,撇过了脑袋。

看着窗外飞快略过的景色,忽然张开嘴,在冰冷的玻璃窗上哈出一口热气,玻璃窗登时起了雾。

原本只是无意间一个习惯性的动作,却神使鬼差的用手指写下了两个字。

“想他干什么……”

蓝河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擦去了玻璃窗上的名字。

酸涩的味道打翻在他心里,就像还未成熟的青青的橘子,一咬,酸味就从舌尖弥漫到心底。

如果那时你没有揉揉我的头什么也没有说;如果你那时有注意过我一点点;如果我能再高一点,拼命再踮起脚看到你多一点,是不是就可以不被遗忘?

我们,终究只是彼此的过客。

十年前同样的冬天,下着大雨的冬天,那两个字永远尘封在了校车被雾气模糊的玻璃窗边。

3.
蓝河扯了扯自己的毛球帽子,转过头对自己好友问道:“什么时候到站?”

“快了快了,知道你有起床气,所以早点把你叫你起来。在看你眼下的黑眼圈,昨天又熬夜打网游了吧?”

笔言飞正·认真的·玩着“永不言弃”。

“你知道喻总让我们去实习的公司总裁是谁吗?”

“不知道啊。”

“我们实习三个月后就要回去了,也不用了解太深吧?”

“也是。”

蓝河拉了拉帽子,点了点头,上面的蓝色毛绒球也跟着晃了晃。

4.
“到了到了,第一天就要开会迟到了不好!”

在公交车门打开的时候,之前睡着的蓝河反而精神了,一把拉起正痴迷于“永不言弃”的笔言飞。

“哎哎哎等下啊老蓝!!!”

“啊啊啊啊啊啊差点就通关了!!!”

蓝河拽着笔言飞下了车,一脸冷漠的看着身旁的人鬼哭狼嚎。

蓝河: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叫你把冰手伸进我衣服里!

“不闹了。走吧。”

蓝河把手从口袋里伸出来,哈了口气。

“这天怎么这么冷啊。”

笔言飞又把衣服裹紧了一点,抱怨道。

“唔……跟我之前在这里上高中的时候冬天差不多。”

蓝河紧了紧围巾,头上的小球又晃了晃。

“你是怎么熬过来的!!冷啊!!!”

怎么会不冷啊,这里的冬天冻凉人心,扑灭希望的冷啊。

“我也想知道啊。”

蓝河翻了翻白眼,步子又加快了一点。

5.
到了会议室,虽然人都差不多齐了,但是总裁位置上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

“哎我们是踩点儿进来的吧,为什么人还没来?”

笔言飞指了指空着的位置,戳了戳身旁的蓝河。

“不知道……”

蓝河摘下了毛茸茸的帽子,带上了眼镜,打开公文包开始理文件。

房间里开了空调,显然比外面的“寒风刺骨”要好多了。

蓝河文件翻着翻着,一阵困意涌了上来。

真不应该熬夜玩网游到这么晚。

正打算把眼镜摘下了揉揉眼,动作却随着会议室门打开的声音和伴随而来的略显懒散的人声停滞了。

6.
蓝河觉得自己需要去检查一下耳朵。

“哟,都到齐了啊?”

“不好意思啊,来晚了。”

那人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哦,还有视力。

“……”

一个名字正想脱口而出,却被蓝河硬生生压在了喉咙中。

是你啊。

你的声音,你的容貌,我怎么可能记错。

蓝河轻轻扶住了额头,苦笑着。

命运总是作弄人呢。

你越是想要的东西,越是渴望的东西,他偏偏要送到你身边。

蓝河握紧了自己的双拳,略长的指甲扣进肉里。

很疼。

可是他把那东西送到你身边后,却永远是看不见摸不着。

7.
“你为什么又来这么晚!文州今天送了两个实习的孩子过来,你还迟到!”

这时,坐在一旁的女人“啪”的撑起身体,怒气冲冲的盯着来人。

“哎呀,就几分钟而已。”

“你……”

陈果正还想说下去,叶修却摸着下巴打量起了两个从蓝雨来的实习员工。

嘶……

笔言飞身后冷汗连连的出。

看……看我干嘛?

蓝河心尖紧张的直冒汗,抿紧了嘴巴。

8.

“这就是文州调过来的?”

叶修问了一句。

“嗯。据说在蓝雨还是挺不错的。”

“哎,旁边那个桌上有放着小蓝球帽的。”

叶修眼神直直的盯着蓝河,好像巴不得把他脸上盯出洞来。

我我我……我怎么了!!

蓝河喉结动了动,咽下一口唾沫。

“我看着你……好像有点眼熟?”

叶修眯起了眼睛。

蓝河在衣袖上抹了抹满手的冷汗,眼神却黯淡了下去。

果然不记得我了。

“好了!别故人叙旧了,快点开始正题吧!”

陈果猛的拍了一下叶修。

“哎我说陈大老板你轻点儿。”

叶修哭笑不得。

“我也没说他是我故人啊。”

“只是眼熟罢了。”

“那就开始吧。”

蓝河抿了抿有点苍白的嘴唇,酸涩从眼眶边蔓延到了心里。

9.
我们终究只是彼此的过客。

我选择把你刻在了心里,而我在你的世界里却被遗忘。

TBC.

【叶蓝ABO】秘密〔26〕【完结】

正文:
  叶修回宾馆的时候,并没有看见许博远。

  人反而是躲在阳台上的烟雾缭绕中。

叶修叹了口气,走过去把门打开。

果然是知道了。

“当年成天会挂着眼泪的小哭包都会抽烟了。”

叶修走近正在吞吐烟雾的人,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

“果然是你。”

许博远把烟在小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掐灭了。

他一转头,叶修就愣住了。

小家伙眼眶红红的,泪水不断在眼里聚起来,仿佛下一秒就要像断了线的珠子掉下来。

“说好永远会陪着我,你的承诺呢!!!”

“你当年就这样不辞而别!!!”

“骗子……大骗子……”

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他终于是忍不住了。

思念,委屈,还有埋在心里说不出的情感,一下子爆发出来。

叶修看着眼前的人眼泪珠子断了一般的留下来,瞬间就慌了,立马一把把人搂紧怀里。

“哎……小祖宗你别这样啊……以前那个总是追着我打的小剑客呢?怎么现在哭成这样?”

叶修伸手轻轻摸去许博远脸上的泪珠,就像以前一样——在他哭的时候拍着他的背安慰他,帮他擦干眼泪。

“我带你去个地方。”

“嗯?”

许博远胡乱的用袖子擦了把脸,就糊里糊涂的跟着叶修出去了。

“熟悉吗?”

叶修把许博远带到了一个小公园里。

“这……”

许博远环顾了一下四周,登时愣住了。

“十几年了,这个小公园还没有拆掉。”

“是啊。”

“那个小沙滩!我以前经常在那里堆东西!”

许博远指着一块给小孩儿玩的小沙滩,拉着叶修的袖子兴奋道。

公园里的好多东西估计是换了许多,但是小公园里岁月流逝的痕迹却还是存在着。栽着的银杏树已经从小树长大了,一旁的栀子树的花开的更茂盛了。

小公园记载着孩子们在他身上留在的痕迹,他带着这份童年,慢慢度过一年又一年。等他老了的时候,当年不懂事的淘气包们都已经长大了。

“小远,过来。”

叶修走到秋千旁,挥了挥手,示意许博远过来。

“坐下。”

叶修指了指一旁的秋千。

“蛤??你要干嘛!!”

许博远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双手用力,把秋千推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叶修你干嘛!”

“荡秋千啊。”

叶修一脸无辜。

“别别别,我自己能荡!!不要推!”

“不要。”

叶修难得耍了一次小孩子脾气,在许博远荡过来的时候又狠狠推了一把。

“喂!!”

“别这样啊小蓝,带你回忆一下。”

叶修挠了挠下巴。

“我以前好像没有推你做过秋千。”

叶修说着,从兜里掏出手机。

“来来来笑一个。”

许博远一回头

“咔嚓——”

一张照片定格了这个飘着银杏叶的秋天——许博远的头发并没有用发胶高高弄起,软软贴贴的垂在他的额头上,带着湿意的秋风微微吹过,吹乱了许博远的头发,吹起了叶修嘴角的笑意,吹乱了两人的心。

许博远用脚尖垫着地,让秋千慢慢停下来。

“叶修!!照片给我看看!!”

许博远顶着微微被吹乱的头发,跑到叶修身边凑长脖颈去看图片。

“喏!哥拍照技术不错吧!”

“为什么我头上有片银杏叶?!”

小兔子看了图片图片登时炸毛。

“现在都还有!这样挺可爱的。”

叶修笑着把许博远脑袋上的一片银杏叶拿了下来,放到他手心里。

“收好了啊,当哥的定情信物了啊!”

“哦,定情……什么?!!!!!”

许博远眼眶跟着脸颊红了。

他咬咬嘴唇,硬是不让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留下来。

“小时候跟我玩,保护我的哥哥是你。”

“嗯。”

“那个我发了十八条好友申请的大神是你。”

“嗯。”

“我的……”

许博远吸了吸鼻子,正要说下去,却被一把拽进了一个充满烟草味的怀抱。

“你的Alpha,是我。”

叶修轻吻着他的发旋,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你一早就知道了,这么多事,你瞒我到现在一直都不跟我说……”

叶修感到胸前一片湿润,把人抱的更紧了。

“我怕你接受不了。”

“这五年,我一直没有来找你,因为有些事情也不清楚,也不知道你在哪里。也找不到。”

“抱歉。”

“我……”

蓝河挣脱了叶修的怀抱,握了握拳。

“我那天或许不应该逃走的。”

“但是我知道自己被标记以后,我怕,真的很怕。”

许博远说着说着,声音又哽咽了起来。

“我很胆小。”

“嗯。”

“小时候,我很爱哭,你知道的。”

“我知道。”

“我的光芒很微小,远远比不上你。”

“但是你愿意接受这样一个我吗?”

蓝河笑着,泪水从双鬓间流下,他张开了双臂。

叶修勾起了嘴角,踏着步子缓缓走了过去。

“不管是网游里那个追着我打的小剑客 。”

“还是那个爱哭的小孩儿。”

“我都愿意。”

叶修紧紧抱住了眼前这个分别了十几年的人。

“那么,你愿意吗?”

说罢,叶修松开了许博远,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单膝跪在许博远前。

盒子里装着两枚男士戒指。

“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重新开始,好吗?”

“我……我当然愿意!你骗了我这么久!不以身相许怎么行!”许博远红着脸大声吼道。

“好嘞。”

叶修拿起一枚戒指,套在了许博远无名指上。

“还有一枚,帮我套上?”

“好。”

叶修站起身,轻轻挑起了许博远的下巴,把唇贴了上去。

叶修的吻蜻蜓点水一般,温柔的舔舐着许博远的嘴唇。

叶神的嘴唇,果然很软啊……

一吻尽,叶修牵住了许博远的手,十指相扣。

“小远。”

“嗯?”

“我要告诉你个秘密。”

“我爱你。”

END.

小剧场:

蓝:老叶老叶!你婚都求了这已经不算是秘密了!

叶:哎呀蓝你别这样破坏气氛嘛。

正文到这里就完结了,接下来就是番外里。目测会有好几篇,会有许多零碎的信息要交代。

番外有要点文的嘛!!!!

【叶蓝ABO】秘密〔25〕

@慧子silence 点的文
我回来填坑了
哎日更的flag有毒。。
发现其实我真的忙的要死……
正文:
  早上,许博远顶着一头乱发迷迷糊糊坐起来,还处于“我是谁我在哪”的状态。

  毕竟晚上被梦魇缠身,可不是什么好事。
 
一早醒来感觉自己的嗓子有点干哑,想要起来找点水喝,才反射弧长长的发现横在自己腰上的一条手臂。

而那条手臂的主人,似乎发觉有人在盯着他看,却丝毫不显尴尬,反而把人搂得更紧了些。

许博远大脑顿时当机了,为什么……为什么叶神会搂着我睡觉啊!!!

“叶……叶神……”

许博远试着挣扎着从叶修的禁锢中拖出身来,却没想到叶修一个死宅力气比他大那么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自暴自弃放弃挣扎,躺在了叶修身旁。

闲着没事儿干,又能这么近距离接触荣耀大神,许博远藏起的玩心又起来了。

他偷偷蹭过去,观摩着眼前的人的睡颜。

清晨的阳光调皮得偷偷从窗帘后面钻了出来,照的叶修的脑袋看起来毛绒绒的。

叶修的皮肤因为长期宅着,有点显得苍白;眼底下因为经常熬夜,有着一圈淡淡的黑青色,脸也有点菱角分明,估计是近来打比赛累的吧。

视线不断下移,到叶修微启的双唇,似乎隐约能看到里面粉红的舌尖。

正在“作恶”的小朋友“咕咚”咽了口口水,心“咚咚咚”得跳了起来。

妈妈呀,这个人好好看!

叶神的嘴唇,应该很软吧……

当许博远发现自己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吓醒了一半。

不行不行不行。

但随机又想到,反正大神也睡着,碰一下下,应该没事的吧?

许博远这么想着,心仿佛被什么牵着一般,不由自主的像他越靠越近,越靠越近——直到两人都微微错乱的呼吸相互喷打在对方脸颊上时,叶修颤抖着睫毛睁开了眼睛。

“……”

“哟,小蓝干嘛呢?一大清早偷袭?”

“没……没有!”

许博远被他这么一说,耳根子立即就红了,连忙起身否定。

“嗯哼?”

“你……你是一直装睡到现在吧?!怎么可能一醒来就那么……那么清醒!?”

“不然怎么让某人乖乖露出大尾巴呢?”

叶修笑着调侃道。

“我……不是!”

许博远红着脸还想争辩,可叶修却早就转移了注意力。

“哟,小奶牛的连体衣挺不错。昨晚忙着哄你没注意到。”

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不……这是我妈给我的!!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种衣服……毕竟买了也不能扔……”

许博远红着脸,眼神不停的飘来飘去,安安分分的跪坐在床上。

叶修立马翻身下床。

“哎??怎么了?”

蓝河看着叶修的背影一脸懵。

“OA相处的时候,你不觉得应该谨慎一点吗,小蓝?”

叶修微微转过身,瞳孔中微微露有兽性一般的危险。

蓝河挠着头,并没有给予回答。

叶修进到洗手间就打开了花洒,一个omega就穿着这种连体衣在你眼前,换做谁都控制不住的吧。

更何况是自己喜欢的人。

那样子过于可爱了,Alpha的占有欲一下子就暴露了出来。

不想再丢失他,想要紧紧的把他锁在身边。

叶修呼出了一口气。

他披上浴袍,刚开门的那一刻,许博远正
脱了小奶牛的衣服露着白花花的脊背在穿衣服。

“……”

“嘭”!

浴室门又关上了。

“一大早叶神这干嘛呢?”

许博远小声嘀咕着。

半个时辰之后,叶修总算是洗漱好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小蓝!”

嘴里塞的满满的,腮帮子鼓鼓的人默默回头看了眼。

这一看叶修乐了。

“哎你说你怎么这么可爱。”

叶修戳戳他的脸。

“……”

许博远费劲的咽下嘴里的东西,指了指旁边另一份早点。

“给我带的?”

“嗯”

“谢了啊。啧啧啧,小蓝不愧是贤妻良母。”

“没有!!!!”

叶修吃完早饭后,看着某人正翘着腿在打游戏。

“小蓝。”

“帮我做件事儿呗。”

“嗯?”

“帮我把队服洗一下,我有事儿去。”

“…………感情你还真把我当保姆了啊?!”

“哎哎哎别急啊,五天工资还没给你呢。”

“……”

蓝·小保姆·河无奈,只好下床拿衣服。

“哎叶神你口袋里鼓鼓的,东西能拿出来吗?不然洗了就都废了。”

“行。那我走了哈。”

叶修说完,就打开宾馆门走了出去。

许博远开始掏叶修口袋里的东西。

……

打火机

香烟

这东西不好,早知道还是洗了算了。

一张账号卡

两张账号卡

三张账号卡

……

叶神你的口袋是多啦a梦的那个小袋袋吗?!

这么多账号卡……

回去必须清卧底去。

一张照片

一个手帕,秀着红字

等等!?

许博远摊开了那张个手帕,上面角落里秀着“许博远”三个字。

这不是我的吗?!

许博远又瞅了一眼照片,登时眼眶红了。

“哎呀,坏了。”

叶修走在路上的时候一拍脑袋。

“口袋里有东西没有拿出来。”

TBC.

【叶蓝ABO】风筝 十【完结】

中篇
狗血
不喜勿戳
【会有番外,欢迎点梗( ̄▽ ̄)~*】
正文:

带着雾气的眼眸眨了眨,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

“小蓝?”

叶修轻轻叫了一声,捏了捏他的脸颊。却不曾注意到自己的眼角红了。

那人估计还处在“我是谁我在哪儿”的状态中,迷迷糊糊的良久才缓过神。

“叶……叶修?”

蓝河看清了眼前人之后,微弱的叫了一声,随即就眼角就红了,挣扎着要做起来。

叶修连忙扶了一把,把枕头立起来,让蓝河靠在上面。

“你……你照顾了我多久……”

青年的指甲无意间死死得抠着雪白的被褥,眼里的情绪很是复杂。像一条条复杂纵横的线交织在一起。

“我……”

叶修还没开口说完话,床上的人就开始掉眼泪了。

“哎哎哎别哭啊小蓝,哥这次可没有欺负你……”

叶修最看不得人落泪,连忙把人拉进怀里哄。

“你……你为什么不好好休息……”

蓝河刚醒,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思绪还没理清,却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蓝河知道,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在自己被心魔牢牢困住不愿醒来时——是眼前这个男人一遍遍得轻声安慰他,让他走出内心的阴影。

狂喜,忧郁,奇怪……种种复杂的情绪汇聚在心中,流向眼眶,汇聚成酸涩的泪珠一颗颗砸下来。

叶修心里呼出一口气,还好小家伙是担心自己的身体。

“我们不是……”

“小蓝,你先听我把话讲完。”

叶修揉了揉怀里人的头,柔声道。

“我对于感情这件事向来不敏感。我一直没有察觉到你对我的感情。我自己的,也没有。”

叶修顿了顿,轻轻拉起他的右手,贴在心口处。

“你等了三年毫无回音。现在,你还愿意接受吗?”

病房里如此安静,比平常快上一倍的心跳直直得钻入耳中。

“你……你是认真的?”

蓝河不经意间红了耳尖,却咬着嘴唇不让还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流出来。

“认真的。只要你愿意。”

叶修将他搂的更紧了,轻轻拍着他的背。

“想哭,就哭出来吧。你的事,我都知道了。”

怀里人明显僵了一下,随后肩膀开始不停颤抖,叶修明显感觉胸口一股湿意蔓延开来,酸酸的感觉直戳心窝。

叶修轻轻吻着他软软的发旋,似乎也有什么晶莹剔透的东西落了下来。

三个月后,蓝河受伤的手也基本好了。

此时,他正十分认真的牵着风筝线往后拉,希望飞得高一点。

忽然背后一阵温热,一双好看的手环住了他的腰,左手的无名指上有着一枚梁晶晶的银环。

“这么激动?”

那人的语气里满是无奈。

“你可是关了我三个月!说好的陪我放风筝!”

小青年挣脱了叶修的怀抱,拉起他的手跑了起来。

“哎蓝河大大跑慢点儿啊,哥可跟不上你。”

“叶修大大加把劲儿,不然风筝飞不起了!”

“好好好,听你的。”

叶修嘴角勾起迷人的弧度,看着青年脸上清澈的笑容。

风筝随着秋风越飞越高,这次,是带着两人的承诺,越飞越高。

END.
番外可以点梗啦啦啦!

正文比较虐番外发糖!

【叶蓝ABO】风筝 九

中篇
狗血
不喜勿戳
正文:
  “我不知道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对待你们三年的形式婚烟,也不知道他对于脖颈上的咬痕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笔言飞垂下来头,拳头微微攥紧。

“他……在第一年的时候拉着我去放过风筝。”

  男人黝黑的眼眸中仿佛翻涌着夜晚澎湃的潮水,眼里的星辰黯淡不已。

夜晚太黑,而站在隔叶修一些距离的笔言飞,看不清他深黑眸子中的复杂情绪。

“蓝桥特别喜欢放风筝!!!那是他印象里唯一一次与父母在一起的快乐记忆!!!”

听到风筝二字,面前的人音量一下子就拔高了。

“他走过的年岁,童年应有的趣事就没有几件。就算知道对面是危险又尖锐的刀尖,也要伸手去触碰!!!我想过……如果他没有带有omega这样的身份,蓝桥会不会不用怀着那样的心情度过三年。”

“……抱歉”说完了之后,笔言飞心里就有些后悔,毕竟这事儿自己一个旁观者没有太多的资格去评价“叶神,我一下子控制不住……抱歉。”

“你用不着道歉。”

叶修掐了烟,披着衣服走出了天台。

“谢谢你,告诉我他的事。”

一开始还以为这孩子有多幼稚,会一张照片放这么久。原来,锁进抽屉里不仅仅是一张照片。

还带着那个年幼孩子美好的记忆,以及自己无望的爱。

擦肩而过的一瞬间,笔言飞仿佛在那双眸子里看到了水光。

他挣扎过,呐喊过,哭肿过双眼,却没有那个能够陪在他替他擦干眼泪的人。

苍白的脸庞,无血色的嘴唇,左手包着的雪白纱布……是那么的戳痛人心。

“蓝河……”叶修又坐回了他身边,温热的手指摩挲着他冰凉的脸颊“醒过来好不好?小保姆五天的工钱还没给你呢!你要是不满意,以身相许也可以啊。”

“哥对感情这种事儿实在是一窍不通,抱歉……让你等了三年。”

“我没有经历过你的事,我不能信誓旦旦的说我能理解你内心的痛处。我看不透你的心……但是不要一个人扛着好吗?有事我陪着你好吗?”

“……!!!”

叶修闭着的双眸立刻瞪大了,不是幻觉吧!

虽然动作微不足道,但叶修覆在蓝河手上的手,明显感受到了他的小拇指动了一下。

“小蓝?小蓝?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手又轻轻挪动了一下。

“蓝河,是我!叶修!醒过来好吗?哥知道你怕黑。闭着眼睛多黑啊,醒过来吧。我在呢!”

这回蓝河的手微微蜷了起来,泪水划过了脸庞,长长的睫毛颤抖着,仿佛与心里的噩梦做着斗争,极力想要醒过来。

想醒过来,看看眼前的人。

“许博远,你醒醒!往前看看好吗?黑暗那头是我,是我啊!”

手抓紧了床单,睫毛抖动得更厉害。

“阿远,醒过来好不好?我做你的家人,你要是愿意,我陪你放一辈子的风筝好不好?”

“嘣——”

这话听着虽然幼稚,却有着不同的意义。

伴随着清脆的响声,一根紧绷的线断了。

那双漂亮的眸子带着水雾,睁开了。

TBC.
度过了作业劫难更啦(´▽`ʃ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