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蓝桥

CP@FOREVER_笙箫
主叶蓝
全职叶蓝ONLY
目前主写的只有叶蓝其他cp还在尝试ing
成为开学之后的周更文手
ky绕道走(。ì _ í。)

【叶蓝】你就是我的幸福

有私设,到时候再补个番外好了。
好像。。。ooc了?
ooc!
@竭泽 啦啦啦大大你的点文我写好了
正文:
  “你确定吗?”
  “是的。”在地府中,一位蓝衣小剑客说道。
  “用你的灵魂做赌注,换三世记忆,如果不成功,到时候只得灰飞烟灭,什么都没有。赌啊,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知道。”蓝桥想了想说,“为了他,我愿意赌下我最重要的东西。”
  “如果不成功?”
  “那只能甘做笑话了。”
  “那好,蓝桥春雪……名字我记下了,去六芒星阵吧,回到阳世间,重新转世投胎。”
  第一世:
  蓝桥转世投胎后,去寻找曾经的一叶之秋。
  然而,这一世,无果。
  第二世:
  他仍旧在持续寻找。
  匆忙找了一世,却只在茫茫人海中看到了他的身影,可他却没有勇气追上去。
  他原以为自己会有勇气去抓住他,可是,当事实摆在眼前时,才发现,原来自己如此懦弱,一声“叶修”都喊不出口。
  他害怕。
  害怕叶修忘了他。
  害怕那不是叶修。
  地府内:
  这些天,黄泉路上的曼珠沙华格外妖艳,据说是,他,找到了,他。
  “大人。”喻文州微笑着对掌管生死簿的人说道,“能否帮我个忙。”
  “哦我的索克萨尔大人!!您已经找到剑圣了,还要怎么折磨我们!!”那里的小官忍不住哀嚎道。
  “是的啊,我已经找到少天了。但是”喻文州收了收笑容,说道:“我还有个忙想你们帮我一下。”
  “呃……所以您的意思是……”
  “蓝桥春雪,你的簿子上应该有记。我只希望,在他最后的这一世,两人若有缘相见,帮他们一把吧。”
  “蓝桥春雪……是有这个人,但是,地府的规矩……”
  “嗯?他要找的,可是斗神,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好好好,听您的听您的。”
喻文州上一世曾是蓝雨的掌管人,名称索克萨尔。在阳间威名很大,阴间更是,再加上斗神一叶之秋,更不用说了,就算是他们,也不敢不从。
  蓝桥到了地府,看着六芒星阵,心情复杂:最后一世了啊,如果找不到你……就是诀别了,叶修……
第三世:
  这一世,蓝桥来到了21世纪,取名许博远。
  而二十一世纪有个叫荣耀的游戏特别火。
  一开始,许博远忙于寻找叶修,根本无心去顾及,直到,知道了游戏里有一个名叫一叶之秋的战法后,开始接触荣耀。
  一开始,只是为了去找那个叫一叶之秋的战法,但后来得知,他是叶秋,不是叶修,让他瞬间没了希望。
  本来打算退游,却在不知不觉中迷上了它。
  后来,22岁大学读出,就去了蓝雨做职业玩家。
  后来,代表蓝溪阁分会会长,去十区开荒,却遇到了一个叫君莫笑的厚颜无耻之人。
  这让许博远精神有些恍惚。
  君莫笑……和他真像啊。
  当时,自己也是这样,去嘉世当卧底,被当时兴欣的接管人一叶之秋识破,还被破当了五天“保姆”。
  后来,自己回到蓝雨后,一天八月十五的晚上,正坐在院子里看月亮。忽然,一阵黑影从墙头翻过来,吓得他赶紧拔起剑来。
  “哎呀小保姆你别这样啊,就算你拔剑也打不过我。”
  “卧槽一叶之秋!?你怎么到这来了。”
  “这不,嘉世太闷了,出来透透气。”
  “那跑我这干嘛?”
  “透气儿啊。哎我说你这院子挺简陋的啊。”
“啊那真是不好意思对不住您啊。”蓝桥听了没好气的回答道,把剑插回去。
  “我也这么觉得。”
  “滚吧你!!”蓝桥一生气,拿着旁边的茶杯就像一叶之秋丢过去。
  可惜,那人一闪,没砸中。
  后来,渐渐和君莫笑熟了起来,但也仅仅只存在朋友这一层。
  再后来,许博远得知叶秋,其实是叶修。
  “叶修啊……”许博远喃喃自语道,“会是……他吗?”
  做为蓝雨的工作人员,随着队伍去参加世邀赛。
  这次,许博远真真的见到了叶修。
  这张和一叶之秋近乎百分之九十九相似率的脸,一样的名字,一定就是他了啊。
  一叶之秋。
  一样的脸,一样欠揍的表情,熟悉的夹烟姿势……
  叶修,你还记得我吗。
  世邀赛结束后,联盟决定给国家队队员好好放松一下,在苏黎世转一两天再回去。
  当天晚上,下着蒙蒙细雨。雨声欢快,仿佛庆祝着他们夺冠。
  当天晚上,国家队众人一起去了饭店吃饭庆祝,包括工作人员。
    整个包厢的人都忙着庆祝,只有许博远根本没心思,眼神一直跟着叶修转。
   “老蓝老蓝看啥呢”一旁的笔言飞捅了捅许博远,说道:“大家都忙着庆祝呢,你在看啥?瞅boss?”
  “滚吧你。”许博远白了他一眼“我出去透透气。”
  说罢,拿着把伞出去了。
  外边下着小雨,温度低的要死。
  许博远伸出手,看着雨滴打在手上。
  雨丝密的,就像他的心思一样。
  “哟,在这儿干嘛呢?”这时,传来了一个懒懒散散的声音。
  许博远感到心中猛地一紧,转过头,看见叶修正夹着一根烟撑着伞,静静的望着他。
  一时间,许博远心中翻江倒海,好不容易才压下心中积了两世的思念。
  “叶神,你怎么也出来了。”许博远对他勉强笑了笑。
  “可不是吗,他们要灌哥酒,这不,弹出来抽根烟。话说你这笑简直比哭还难看,有心事?”
  靠,这家伙怎么知道的。
  “呵呵”许博远苦苦的笑了一下,转过头,靠在墙上说道:“叶修,你,还记得我吗?”
  “嗯?”叶修被许博远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有些懵,“我记得我们没见过吧。你的声音倒是有些耳熟,像蓝溪阁的那个小剑客。”
  这一个个字,都像一根根锋利的针扎进许博远心中,涔涔的留着鲜血。
  “不好意思,打扰了。”许博远叹了口气,举着伞走开了。
  “等……”叶修望着许博远独自远去的背影,莫名感到心疼“我好像……在哪见过了他。为什么,我的心会疼?”
  走远之后,许博远眼泪瞬间留了下来。
  我找了两世的人,他说,忘记我了。
  我一开始就不该抱有希望的啊。
  其实爱很简单,不期待,就不会被伤害。
他现在,应该很幸福吧,能轮回三世再见他一面,就应该知足了。
  许博远走到喷水池边,静静的望着晶莹剔透缓缓留下的水。
  “小许。”
  “?”许博远转过了头,看到喻文州正现在他身后,连忙问好:“喻队好!”
  “呵呵”喻文州笑了笑“不用这么拘谨。”
  “……”
  “蓝桥春雪。”
  “!!喻队你!!”许博远感到很惊讶,这是他以前的名字,怎么喻文州会叫出来。
“你不用这么惊讶。”喻文州温柔的笑了笑说:“我跟你一样,保留前世的记忆。还记得我吗,索克萨尔。”
  “蓝雨的掌管人!!!”许博远惊讶的瞪大了眼眶。
  “小许,你刚刚跟叶前辈的对话,我都看到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许博远愣了愣,不久,垂下脑袋,说道:“没什么啊……只要他能幸福,我是谁,又有什么关系?记不记得住,又有什么关系啊!”
  喻文州见许博远死死的咬着嘴唇,明明眼泪在眼眶处打转,却死死不让它流出来。
  跟以前一模一样,倔的要死。
  心太软,自己最珍惜的人不记得他了,却仍在强颜欢笑。
  “喻队,明天……明天我能提前回广州吗?”
    “行”喻文州叹了口气:“去吧。别在雨里站太久了,当心感冒。我先走了。”
  “嗯。喻队再见。”
地府内:
  “我靠!二货你快起来!你TM惹事了!”
  “唔……咋啦咋啦叽叽歪歪的,能有什么事。”
  “还什么事!你一个管生死簿的睡着了!还记得索克萨尔大人说过什么吗!”
  “说是……蓝桥春雪与一叶之秋相遇之时帮他们一把,把记忆还给一叶之秋。他们还没碰到……”
  “没碰到个鬼啊!睁着眼睛说瞎话,你自己瞅瞅!现在赶紧补!救!啊!”
  “???!我靠知道了知道了我我我立马立马!”
-----分割线-----
  “前辈。”喻文州回到饭店时,看见叶修正在门口发呆。
“哦,文州啊”叶修回了回神,说道:“我是一叶之秋?”
  “是。”
  “那小蓝……”
  “是许博远的转世。他用自己的灵魂换三世记忆来寻找你。这是最后一世了,这种方法的结果,你应该知道的。”
  “他……”叶修眼眶有些微红,“你去找过他了?他说了什么?”
  喻文州把许博远的话复述了一遍,叶修只觉得十分恼火:跟以前一模一样,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不肯说。
  他不管外面的雨,想立马冲出去找许博远,却被喻文州一把拉住。
  “前辈,今天他可能已经回去了,明天吧。”喻文州顿了顿说道:“明天他早上八点的飞机。”
  -----分割线-----
  早上,许博远拖着行李箱在机场等飞机。
  他低头看了看手表,准备拖着行李箱上机。
  可是刚走一步,手腕就被人死死拉住,他还没得急转头看是谁,就被那人卷入怀抱。
  他身上有着熟悉的烟草味。
  他捏了捏许博远的脸蛋,说道:“谁说只要哥幸福就好了?可是哥现在不幸福啊。”
  “嗯???”许博远被突如其来的话语噎住了。
  “如果哥不记得你了,就不幸福了啊。”叶修抚了抚许博远的脸,亲了上去。
  所有积在心中未曾说过的话,都消失在了这个吻中。
end.
  那个啊不好意思,这次又是借用了狐妖里面的一些句子🙏
还有一个文我估计今天差不多会写完🙏

评论(5)

热度(131)